5G SIM卡置入无人机,可行吗?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无人机玩家们是否期待这样的一天:将你的无人机内置一张SIM卡接入互联网,还有可能定期缴纳流量费?

记者从运营商处获悉,运营商正在无人机行业寻求5G用户,并提出了一个设想:为无人机内置5GSIM卡,以接入网络。但该设想在诸如大疆等无人机厂商之间,尚未有实际进展。

11月27日,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方面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直接使用5G取代目前采用的无线电通信协议的提法,技术上还未通过验证。如果没有整体系统的进步,单纯在现有的技术平台上加装SIM卡,可能会增加成本,同时增加了无人机发生错误的概率、降低产品性能。今年来,公司与运营商、通信产品各方企业都有过接触,探讨过5G与无人机结合的技术可能性,但目前没有明确的方向和进展。

江苏锦程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贯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多年专注无人机消防救灾,但在森林防火场景,通常连2G、3G信号都没有,无人机普遍采用卫星通信的方式,并不适合采用互联网通信。

5G的应用,除了满足人与人之间通信之外,绝大部分将驶向物联网、车联网、以及工业互联网等物与物之间的通信。运营商正在积极跨界,进入这样一个百亿规模、迅猛发展并象征新兴科技的无人机行业,但在落地5G设想中,运营商与该行业人士的思维并不相同,至少这种差异发生在了无人机行业。

11月27日,一位来自中国移动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样的困惑,一项打磨将近10年的5G技术,为什么不能很快被市场接受?跨界到无人机这个新的生态,如何寻求一个角色和商务模式,让各方获益?

在5G落地后,运营商不满足于C端用户,开始不断向各个细分领域寻找技术结合的机会,但是这个过程并不总是顺利的。“我们的感受是,隔行如隔山”,上述中国移动人士表示。

技术的落地还需要继续到真正的痛点,痛点是什么?

大疆认为,无论是消费级无人机还是行业应用的无人机,技术演进一定是围绕提升性能,提高安全性,降低成本,降低上手门槛四个方面去研发投入。

来自无人机市场的声音

11月27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在500人的无人机企业微信群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是否愿意为自己的无人机产品加装SIM卡,接入5G,收到来自十几位无人机从业者的问题,他们的疑惑围绕,5G是否比原有链路通信方式性价比更高?5G基站能否保证符合无人机飞行高度的信号覆盖?企业要为加装SIM卡付出成本,如果5G无法降本增效,会不会将成本转嫁给用户?

对该设想,大疆表示,如果没有整体系统的进步,单纯在现有的技术平台上加装SIM卡,一是增加了成本,最终使得企业和用户成本提高;二是增加了控制节点,核心网转发延迟还比较大,也就增加了错误发生的概率,对于无人机这种容错非常小,一个错误操作就可能导致事故的精密设备来说,是很大的风险;三是作为一个没有提升性能或安全性但增加功耗的模块,对电力驱动的多旋翼无人机来说,这会降低产品的性能;四是门槛上,目前看到的商业模式大多数还是通过增加门槛获得收入,这与监管方的思路不符合,也与市场规律不符。

无人机传统的通信方式采用链路通信,一种私有无线电通讯协议,接收直连的无线电通讯信号,而非互联网服务。大疆表示,直接使用5G取代目前采用的无线电通信协议的提法,技术上还未通过验证。

另一个问题在于5G覆盖与无人机使用区域是否匹配。大部分无人机使用的场景,移动通信的覆盖尤其是低空覆盖信号并不好。

在诸多通信企业展示的5G无人机应用上,一个重要场景就是应急救援。刘贯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多年专注无人机消防救援领域,场景一是森林火灾,无人机可以按照一定的高度、位置进行飞行,这样作为空中的一个制高点,对整个火灾区域进行观察,辅助扑火人员优化救火方式和路线。

刘贯华称,这类场景普遍采用卫星通信的方式,并不适合采用互联网通信,森林火灾位置偏僻,甚至没有2G、3G信号,同时救火要考虑到所有极端特殊情况,包括网络等基础设施的损毁。

大疆表示,产品用户许多事摄影爱好者,他们深入沙漠、深山、远海操作无人机,需要保证在没有移动信号的区域也能正常使用。同时大量行业应用的客户,如巡检、救援等工作也需要在恶劣、偏僻甚至是灾害的环境下进行。另一方面,这些特殊的解决方案也需要产业上游的支持,比如专用的通信模块组件,5G网络低空覆盖的专门优化等等。目前来说还需要做很多基础工作,开发添补许多空白。

运营商的考量

与无人机企业的想法相反,在运营商看来,5G和无人机的大致目标是契合的。上述中国移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对于消费端的无人机,运营商的一个设想是,让无人机企业内置5G的SIM卡,运营商提供网络资源,并收取一定流量费。

对于作业的无人机,该人士称,目前企业选择了14个垂直领域,大部分指向政企客户,包括智慧城市、智慧工业、应急救援等,这些场景所指向的体系都需要无人机这项工具,为满足政企客户需求,可以尝试将无人机打包到5G解决方案中,交付给客户。

在多个关于5G的展览中,诸多通信企业展示了5G无人机在垂直行业的应用前景,几乎移动、联通、电信、华为,各家展台上都挂着一台多旋翼无人机的样机。

从运营商经营角度来看,运营商发展5G用户需求迫切,对5G要投入巨额资本,同时,随着人口红利日渐消退,流量红利快速释放,通信业简单依靠规模和流量增长已经难以为继。就中国移动来看,集团在5G商用后定下了目标,将在2020年发展7000万5G用户,范围绝不仅仅是手机用户,还包括VR、智能家居、工业、能源的企业。

在关于5G的论坛峰会上,运营商经常集体讨论5G该如何推广出去,他们的普遍观点是,即便5G的高阶标准尚未冻结,但在大带宽、低延时方面的高性能已经有能力形成一批应用,其中的大部分技术,运营商已经有能力向企业兑现,但是垂直行业对5G的理解,却极大地影响着5G应用探索和推广。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常在公开场合说,“5G的未知远大于已知”。一位中国移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我们对此深有体会,从5G的预研阶段至今,公司对5G各项技术的研究和打磨已经将近10年时间,直到要发展5G用户,才发现一项技术是否优秀,和它能否被市场接受没有必然联系。

在上述移动人士看来,公司努力跨界到各垂直领域,无论智慧家居、VR/AR,再到无人机,本质上都是为了发展5G用户,然而这些领域没有共性,需求也是差异化的。该人士认为,更关键的是,它们在运营商来之前,已经有稳定的生态,和利益链条,那么如何从中寻找一个角色,且让各方获益,对于运营商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而运营商自身打造的生态在移动通信,是否将这种生态的模式和思路,延用到各行各业,还有待商榷。

在无人机企业们来看,愿意积极拥抱5G这项新技术,但就对于5GSIM卡的设想,对于无人机只是一种通信工具的改变,企业更关注是它的性价比和安全保障。而对于整个行业,无人机企业和玩家的诉求是,无人机技术平台的安全可靠、飞行空域的适当开放,以及一个更合理的监管方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