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证持续监测象群,特警无人机小队惊险“跑酷”

原标题:象群靠近乡政府,为保证持续监测,特警无人机小队惊险“跑酷”

象群还在朝南走,但在靠近富良棚乡政府所在的集镇时,它们开始迂回徘徊。6月24日18时至6月25日17时,象群朝南只移动了约3公里。

25日傍晚,象群来到距离富良棚乡政府北面约1.5公里的山上。为了让大象平静地通过,在乡政府的号召发动下,当晚的集镇居民早早地回到家中,关上电灯。至今日早晨,象群已安然通过集镇,继续往南迁移。

人象平安,离不开指挥部的“眼睛”——无人机监测队。玉溪市巡特警支队的无人机小队多次处理突发情况,把惊险留给自己,给大象最好的保护。

每一秒都要争取

“我们现在离象群有点远,准备转场。”6月25日18时30分左右,负责监测象群的玉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无人机小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当时,象群移动到了富良棚乡政府北方约1.5公里的山上,而无人机小队所在的监测点距离象群附近的无人机达2.5公里,回传的图像已不时出现断续。这种情况下,无人机小队需要转移到离象群更近的新监测点。几位队员讨论一番后,决定去乡政府办公楼的楼顶,车程大约有15公里。

问题来了:通常情况下,监测的转场是放飞另一架备用的小型无人机,保持监测不间断;同时队员收回当前的无人机,把它带到新的监测点重新放飞。然而,备用小型无人机的续航性能无法支撑过这次需要的转场时间。特警无人机小队提前联系原定于一个半小时后接班监测的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队员,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先放飞一部无人机。得到的回复是:对方的无人机还没准备好,短时间内无法起飞。

怎么办?象群还在移动,将离现在的监测点越来越远。无人机获取的象群实时图像资料是指挥部做决策的关键依据,保持连续监测非常重要。“一定不能跟丢大象!”特警无人机小队队员李仁培说。他和队友们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冒险”:让无人机在空中保持对象群的监测,队员们以最快速度驱车赶往下一个监测点,在车辆的行驶途中继续对无人机的操控。

这个方案的不确定性在于:行车途中,操控信号很可能暂时断开,无人机就要靠预设程序自主停留在空中;如果转场速度不够快,无人机电池耗尽或者遇上风力增大等突发情况,不仅可能“跟丢大象”,甚至有坠机的危险。

计算好无人机续航时间和转场时间,队员们收回无人机换上满电电池,再放飞后,跳上车里开始在山间的道路风驰电掣。15公里的山路,他们只用了15分钟。车子开进乡政府大院,李仁培和队友们立即带着设备朝办公楼楼顶奔去,连车门都顾不上关。

跑上楼顶,顾不得喘口气,队员李靖宇马上操作遥控器重新与无人机连接,机器正常!他操控无人机在楼顶缓缓降落,为它换好电池,再次放飞。望着无人机消失在远处的天空,队员们都长舒一口气:这次惊险的“跑酷”转场,圆满成功。

其实,按照无人机的续航能力,他们有大约35分钟的转场时间可用。“多耽误一秒,监测的风险就多一分。我们一定要争分夺秒。”李仁培告诉记者。

长情守望的护象人

在“追象”的这一个月里,像“火速转场”这样的突发情况,玉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无人机小队的4名队员已经历了许多次。任务的持续强度、不确定性,是他们之前在执行无人机常规警务任务时,未曾遇到的挑战。

之前一次转场的惊险程度甚至更高。5月31日的监测任务中,象群突然向队员们靠近,李仁培回忆:当时他们离大象最近只有二十米。队员们马上跳进车里驶离,当时只能一边驾车狂奔,一边在车中继续操控无人机。“有了那次的经历,我们对这种突发转场也有了成功处理的自信心。”

有一次,象群向山顶爬去,通过监测数据,队员们发现山顶有600多米高,而无人机的升高限度是500米,如果还要跟上去,就要撞山了。“这种情况,我们只能主动‘放弃’一段时间。”李仁培说,当时他们收回无人机,立即开车飞驰一个小时到了山的另一边,重新让无人机找到了大象。

暴雨、大雾等极端天气出现时,无人机暂时无法飞行,他们就要在野外等候。一旦天气转好,他们立即让天上的“眼睛”重新聚焦到象群。

无人机小队里的4名特警,每个人都能当操控无人机的“飞手”,也精通“地勤”业务。6月25日上午,在一次收回无人机时,队员们发现镜头上沾了一些粘稠的白色液体。“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飞鸟的粪便,但仔细一看,发现是无人机摄像云台上的一个减震气囊爆裂,减震液喷了出来。”队员们当即自己动手,用备用配件替换上去,让无人机恢复平稳安全运行。

李仁培说:减震气囊是维持摄像云台稳定性的部件,虽然算是耗材,但在他之前几年的无人机飞行中,还从来没遇到过爆裂的情况,可见这次任务的飞行强度之高。实际上,从5月25日上岗以来,4人小队只在象群进入昆明市晋宁区的两天有短暂休息,其他时间每天都在执行日间10小时的监测任务。

每天都从屏幕里守望着象群的一举一动,队员们早已喜欢上了这群大象,还主动学习象的生理习性知识。“头象一般是成年母象,但偶尔也会由小公象来轮岗”“大象的消化功能不太好,所以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吃东西”……提起这些,他们滔滔不绝。

“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守护好这群大象,让他们早些到达适合生存的家园。”李靖宇说。

《新民周刊》特派记者 王煜(峨山县富良棚乡今日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