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游记|| 小米无人机—房山:绿海之中闻丁香、红歌圣地飞“粗粮”

2016-06-27 16:26:00 环球网 赵汗青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笔者主动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测试小米无人机,放弃了凉爽的空调房,驱车前往深山中寻找合适的飞行场地……额,编不下去了,骗你们的。实际情况就是早就计划好这周全家去白草畔避暑,正好想起小米无人机,就带过来了。

 

  更重的行囊

  感慨一下行囊越来越重了,原本我们拿手机拍照就很幸福,后来我们跨上了单反相机,现在又背上了航拍无人机。更悲剧的是这些东西一旦带上就放不下,单反是去内蒙时买的,本想专拍广袤的草原,现在去哪里都想带上;无人机是一时兴起带来,本想体验一下算了,然而后来发现这真是个好东西。

  好在现在的消费电子产品的重量和体积都在减小,单反已经不那么笨重、小米无人机也可以压扁塞进普通的背包里。

  

山巅之上、清风之中

  白草畔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走108国道可达。

  

  分老路与新路,推荐走新路,因为新路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穿山隧道一个接一个。灯光不错,有种科幻感。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备选通过线路:经十渡风景区、走红井路,景色超美。然而每逢周末十渡必堵得水泄不通。

  

  白草畔分小草甸与大草甸,进入景区乘坐摆渡车,下车即是小草甸。坐摆渡车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一方面沿途风景很好;另一方面是路边开满了丁香花。香飘四溢,让人不禁想起初中语文课本里戴望舒的那首《雨巷》,没遇到过丁香一样的姑娘,但只闻着丁香花的花香也挺美的。

  

  那里表显海报1925米多米,在那里成功起飞,飞了一个起落。(其实我是想显摆一下,北京气温36℃,这里晴天气温不过27℃;而且,这里没有蚊子!)  

    

  然后穿越丛林小路,就是大草甸。不论是白草畔、还是百花山景区最后通向的都是这里。

      

  小路仅有1.5公里,但是需要走1个小时;返回则更久。刚看到大草甸时大家都在抱怨“坑”!那是因为树林太茂密,你只能看到“冰山一角”。别灰心,往前再走10米,豁然开朗:大草甸比小草甸面积更大、地势更平、风景更好。

  这里是个风口,风力大约有4级、偶尔可达5级。表显海拔也有1700度米。作为一个理智的人,这个环境我不打算起飞了。

  

  但作为一个理智的疯子,我一想:①正好可以测试抗风性;②人不多,掉下来砸不到人;③地形开阔平坦,炸机我也能把存储卡捡回来。所以脑子一抽我就开始航拍了。

  

  地形虽然开阔,但草很高,很不容易才能找到起飞点;风大技术又差,平稳降落是没戏了,所以每次都是迫降的。螺旋桨如割草机,白色塑料被染成了绿色。

  好在效果还不错,它一次也没摔,而且拍摄画面还挺稳。虽然飞机的姿态略有点狼狈,飞过这次之后信心爆棚。

 

换个视角看世界

  说实话我从来没把这些消费级无人机看做一个高科技产品,但是我一直觉得这是个好东西;而爹妈则正相反,觉得这个飞行器真是高级,但只是看到航拍的作品后才意识到消费级无人机真是个实用的好东西。

  从此我们不再需要找别人合影,背包里的专属飞行器为我们独家服务;

    

  从此我们不需要再找到观景台,只需要把这架“小四轴”放起来就可以体验“一览众山小”之感。

    

  从此不再嫉妒土豪,我们也可以从空中俯瞰地面。

    

  把航拍的视频拷贝到电视上播放,甚至给人以大片之感。

    

  晚上下榻山脚下的宾馆,第二天吃早饭前在乡间小路上航拍,引起路人驻足观看。(本图中汽车为抢镜,厂家并未赞助。)

    

  由蜿蜒的挂壁公路开上山巅,以更高的角度俯瞰,比身临其境其实更美。

    

  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山顶的寺庙已经没有了和尚、庙门紧锁。里边什么样子呢?好办,俺们有设备!

  

  当然下山的时候又不得不回归地面载具:被山羊堵在路上。它们看到车一点不害怕,我叫了N声“咩”才给我让路。

  

  着急也没用,挂壁公路,底下就是悬崖。

  

  从山峰上往下可以看到这面巨大的党旗,这是山脚下的堂上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词诞生地,绿海中的红歌圣地。以空中视角拍摄比仰视更震撼。

    

  返程时的河流,以前每次进山都会在这里停车小憩。以“上帝视角”看去与以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108国道沿线的一个小村庄上的象棋盘广场。也是每次进山都想停下来看看的地方,这次终于看到了它的全貌。

    

  当然能看到的远不止小广场的全貌。

 

无人机圈并没有那么小

  无人机圈是一个很小的圈子,但突然发现这个小圈子也在变大。

  

  在大草甸上有个大哥一眼认出这是小米无人机,原来他是航天十一院(“彩虹”无人机的娘家)的工作人员。保密单位不愿露脸,露个背影,深藏功与名。

  

  从景区出来的时候还看到一个帅哥在飞精灵3,是无人机爱好者。用的背包还是装精灵2的。他们到景区太晚了,所以从门口放飞无人机“登高远望”,欣赏欣赏风景。

 

航拍易、拍好难

  平心而论,这种多旋翼无人机的操作是非常简单的。或者根本上说它并非由我来驾驶、我只是为其飞控下达了命令。只要不慌就能操控它、只要有安全意识就不会出事儿。


 

  然而能飞能拍与飞好拍好是两个概念,查看航拍的视频时我一方面感慨1080P版的效果已经很震撼;另一方面又遗憾航拍的航线磕磕绊绊、取景不和谐、录制时机不当。与环球网无人机频道之前采访过的那些大咖的作品相比,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

  以吾观之,航拍是一门艺术,绝非会按快门就行的事情。作为业余玩家需要向专业飞手学习许许多多的技巧、经验、教训。

  但也没必要那么追求极致,因为“术业有专攻”,专业的航拍当然还是交由专业的飞手、与专业的团队配合、用专业的设备去完成。而我们让自己开心就好,就像现在家家都有单反相机、家家都有汽车,我们沉浸于它们带来的快乐。但我们没有成为摄影师、也没有成为赛车手。

  我在去内蒙的前一天晚上买的单反相机、出门还忘了拿说明书,我赶紧向玩摄影的朋友请教技巧。结果朋友说只有一点:姿势一定要帅!我想玩航拍无人机也是一样吧,只要记住一点:不要作死就可以了。

 

最后,再说小米无人机

  为了让自己相信自己是一名敬业的媒体人,还是要说一下小米无人机的使用体验。

  

  总的来说还是非常让人满意的,2499的价格,大家都消费得起;在海拔1900米、风力至少4级的情况下可以起飞,这基本就是北京地区的最高峰与常见最大风力;1080P的画面也已经很清晰(本文所有的航拍画面都仅经过裁剪与压缩、绝无美化处理);

  但是有些小问题与注意事项也应该说一下。

  ①APP默认是美国手,虽然可以设置为日本手,但下次开机还是美国手。这个不太人性化。

  ②磁罗盘校准很简单,但是第二步竖直旋转容易完成不了。小米的技术人员说可能是受身上的金属干扰。不过现在他们正在优化算法,据说更新后会更傻瓜化。

  ③至少搜到14颗星才能起飞,太保守了!许多曾经飞起过很多无人机的地方都不行。据我总结,一定在朝南的方向开阔,可能是因为我们在北半球、大部分卫星都在南边。我为了起飞经常这样:

  

  ④但是一定不能让它降在这里,因为降落很可能弹起。掉下去就悲剧了。

  

  ⑤航拍效果很好,有大片感,但是在横向转向速度过快时会模糊。

  ⑥手机夹最大只能夹住6寸手机,夹不了ipad。这样一是屏幕小、二是手机更怕没电、三是手机有可能来电话。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总之带着无人机过周末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这个世界很精彩、而无人机可以飞你所想。

最后,附上非精品航拍视频,算是前车之鉴吧:

责编:赵汗青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