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起APP 遥控无人机 雅安村级河长巡河很“洋盘”

2018-12-28 08:30 四川日报

资料图:无人机

   12月22日7点,天刚蒙蒙亮,天全县鱼泉乡鱼泉村村主任叶兵就朝鱼泉河方向走去。

   “以前河道里都是垃圾和污水,现在清澈到可以淘米洗菜。”2017年1月,叶兵有了一个新职务——村级河长,从此,他不仅是鱼泉村“家长”,还是鱼泉河的村级河长,每周坚持巡河至少两次已成为习惯。

   自2017年启动河长制工作以来,雅安搭建起市、县(区)、乡(镇)、村四级河长体系。而作为四级河长中的“神经末梢”,村级河长是最关键的一环。目前,像叶兵这样的村级河长,雅安有997名,一般由村居两委干部或村民担任。

   村级河长如何巡河?如何发挥好作用?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本报记者文莎

  1

  四级河长巡河

  无人机查漏

   巡河过程中,叶兵不时掏出手机拍摄,还要完成一个指定动作——登录手机APP“雅安市河长制平台”,写“巡河日志”。

   打开“雅安市河长制平台”,屏幕页面有“开始巡河”“巡河记录”“河道资料”“综合巡查”4个选项。每次巡河开始前,叶兵都要先点击“开始巡河”,APP自动获取GPS定位信息,记录下巡河的路线。

   一轮巡河下来,叶兵已是满头大汗,此时他还需要完成最后一项任务,上报巡河情况。“河道有杂草,冬季易发火灾,个别位置有白色垃圾。”他重新打开 APP,点击“发现问题”选项,谨慎地写下问题描述、地理位置并附上一张现场拍摄的图片,然后点击提交。随后,他组织村民进行清理。问题解决后,还要在APP上及时反馈销账。

   “过去,河长每人有一本‘河长工作日志’,巡查区域、内容、存在问题、处理措施和结果都记在本子上,可能一周甚至十天才能向上级反馈一次,不太方便。”叶兵说,2018年5月,有了“雅安市河长制平台”,发现问题实时反馈,自己处理不了的,上报后由上级单位协调解决,工作变得高效多了。

   在雅安,“掌上治水”不止一个APP。在天全县紫石乡紫石关村广场,随着一阵螺旋桨转动的轰鸣声,一台无人机缓缓升空,向指定的高度和区域飞去。

   “我们这是在进行河道巡查。”透过无人机上的镜头,紫石关村村级河长卢桃指着屏幕上显示的河道画面说,“这种巡查方式突破了徒步巡河方式单一,发现问题能力不足的瓶颈,为实现巡河河段水岸全覆盖的目标提供了有力支持。”

   雅安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自今年6月上线运行以来,“雅安市河长制平台”已覆盖芦山县、天全县,现有311名河长使用这个APP巡河,其中村级河长191名。在未来,雅安将面向市、县(区)、乡(镇)、村四级河长全面推行APP巡河、无人机查漏,开启“掌上治水”新时代。

  2

  根治污染源

  修复生态链

   “病”在水里,“根”在岸上。畜禽养殖污染困扰雅安市名山区解放乡银木村月亮湖多年,村支书彭启华自担任村级河长后,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配合相关部门清理了月亮湖周边畜禽养殖场。“月亮湖是风景区,周边有10多家农家乐和农户,生活污水排放量较大。”彭启华说,今年8月至10月,村里集中安装了污水处理设备,“现在月亮湖周围的污染源已得到有效控制。”

   今年9月,彭启华带领村民在月亮河上游河段栽植荷花,放养龙虾等水生动植物,通过这些“生物医生”,水体实行自我修复净化。“通过这片6亩多的湿地净化后,上游的水才流入月亮湖,像是一个’过滤网’。”通过实施修复生态链,消除污染链,打造产业链的网式生态修复技术,月亮湖呈现出水景交融的优美环境。

   村民习惯也在渐渐改变,彭启华感慨,“以前没人管,垃圾你扔我也扔。现在有专人监管,保洁员每天下河打捞,大家也不好意思再乱扔乱排了,现在基本上捞不到塑料袋、塑料瓶了。”

  3

  建机制立规矩

  有效治理水环境

   治理水环境易,维持水环境难,要使水环境治理成效得到长期保持,需要夯实河湖管理保护的属地责任,将河湖管理保护工作从江河干流治理向小溪小沟等“毛细血管”治理纵深推进。

   2017年9月,《雅安市村级河长管理办法(试行)》出台,从选用方式、职责职能、履职保障、监督管理等方面加强村级河长的管理,强化源头治理,给村级河长立了规矩。村级河长绝对不可以随便挂个名,违反相关规定的话,是要受处分的。

   “近一年的实践表明,要使村级河长制顺利实施,必须通过地方立法明确村级河长制的法律定位、任职条件、产生办法、管理职责、工作流程、待遇报酬、奖惩机制等问题。”雅安市人大常委会城环资工委主任杨朝宗说。

   今年6月,雅安市人大常委会相关会议对《雅安市村级河长制条例(草案)》进行了一审,这也是雅安市率先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村级河长制地方性立法工作。

责编:赵汗青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