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级去年已占国内民用市场规模四成 无人机送货将成下一个“风口”

2018-09-17 08:32 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近年来,无人机的应用领域不断扩大,从传统的个人娱乐、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等领域拓展到了新兴的物流快递、警用巡逻、医疗救护等领域。

  9月10日至9月14日,2018全球无人机大会在成都召开。会议期间,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空管部部长张兴皓,中国民用航空管理办空管处处长李宁,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妍等多位与会嘉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均表示,物流配送或是无人机产业下一个前景较大的应用场景。

  需要注意的是,航空安全是产业发展的基础,无人机配送在地势复杂的边远地区能有效降低人工风险和运输成本,但“最后一公里”配送安全成本是否过高,如何有效控制安全风险等问题还存在争议。

  国内市场规模去年达120亿

  “中国无人机发展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不像传统航空是政府主导。这点恰好跟国外不太一样,所以你会发现无人机产业在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张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无人机领域有突破性的应用案例几乎都发生在国内。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近年来用于商业和个人的无人机需求大涨,无人机整体市场发展迅速,2017年,全球无人机市场规模约60亿美元,同比增长33.33%。全球约89%的无人机为军用无人机,11%为民用无人机。北美地区军用无人机市场份额占比较大,而亚洲地区尤其中国是消费级无人机的领先地区。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还显示,2015年我国无人机在各个领域开始了大规模的拓展,市场规模达到66.4亿元,其中军用无人机为42.4亿元,民用无人机为24亿元。随着无人机技术逐步成熟,近年民用无人机市场需求已超军用无人机。中国2017年无人机市场规模为121.3亿元,其中军用无人机市场规模为54亿元;民用无人机为67.3亿元,而消费无人机又占民用无人机总市场规模的40%。

  “过去的两三年,我们面临的很多是无人机个人消费问题,而往后几年,感觉物流配送和作业飞行会快速上升,我们将在法规环境、配套政策上多关注这方面。再往后可能是大型长距离无人机,最终是无人机、有人机的融合。”李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短距离作业类无人机的发展会是下一个趋势,下一步可能为无人机划出专门的航线和通道。

  张兴皓也告诉记者,国内无人机现在主要在低空空域隔离飞行,物流配送可能是最早进入非隔离空域的无人机商用领域。

  成本不能高于地面运输30%

  “无人机在物流领域有非常巨大的需求,不仅仅是偏远山区,在城市同样存在。”张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仓储和运输成本的压力,是推动无人机更多应用到物流配送领域的原因之一。

  边远地区存在对无人机配送的巨大需求。顺丰速运集团副总裁李东起举例说,“我们去年总货运量是111万吨,占了整个国内货量23%,但仅覆盖到39个城市,主要是一二线城市。而中国还有很多地级市、县级市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来覆盖。我们去年的货,55%通过全货机运输,剩下的是通过货机副仓,这说明需求不断增长,需要更多合适的货机,另外也说明合适交通工具的匮乏。”

  降低人工成本也是推动物流配送无人机发展的动力。李东起表示,通过技术进步、规章逐步允许及运行上的优化,预计十年内,物流领域有人航空器会减少60%至70%,仅飞行员这一项就会节省25%的成本。目前一架飞机需要多位飞行员,未来只需一两个飞行员。

  不过,李东起也表示,无人机物流配送未来实际上是跟地面交通的竞争,“无人机配送的成本不能高于地面30%,节省的时间应该超过4个小时,这种情况下,可能才有它应用的场景”。

  无人机配送从边远地区发展到平原地区甚至城市,外界对于“最后一公里”运输的效费及安全问题也较为关注。

  国家空管法规标准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浩告诉记者,因为人口稠密,“最后一公里”安全成本较高,在特殊地形地区,如海洋及云贵川地区可能更适合开展无人机物流试点应用。

  “对于城市内的无人机配送,安全是首要考虑。”张妍也表示,具体来说,考虑到人群密集度,航线应设置在河道及公路两边几十米低空域飞行,同时具备应急备案、临时备降点等一套针对紧急突发情况的完整措施。

  民航局:监管“放管结合”

  无人机物流尚有不完善的地方。李东起说,“现在要制定出普世的无人机规章为时尚早,也不具备条件。反而我们在一些特殊的场景,针对特殊的应用来积累数据,可能会有一些突破。”他还表示,对飞行员级别也需做调整,同时非常需要监管当局制定通讯标准。

  “在日常具体应用中,我们会面临各种问题,对于新兴事物的出现,因为没有相关制度的支持,也会出现空域申请、无人机试航、飞行受限,包括国内与国际上政府部门间标准不统一等一系列问题。我们面临的是国家要监管,企业行业也要发展,怎样才能合法合规安全运行。”张妍说。

  张妍表示,“应重视规则的重要性,创新意味着突破,如何鼓励大家在创新同时使行业规范化,需要我们提供大量数据支撑。每个企业和产品实际上的好坏,不是理论上研究得来,而是要经过大量测试和实操验证。”

  张妍告诉记者,目前民航局成立了飞标司、适航司、空管办及运输司通航处(管经营许可试点)来支持无人机试点工作,但企业对接的口径相对较多,从行业长远发展来看,审批流程或许还有向“一事一办”优化的空间。

  “民航局对于无人机的监管目前是以‘放管结合’方式为主,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民航局这两年批了不少无人机试点,我们的无人机先飞起来在全球都较领先,民航局积极鼓励先行先试的方式,无人机很多标准还在制定当中。”李宁说,目前商用试点很多,如赣州南康的试点、京东在西北的试点,可能陆续还会有很多商业运行试点工作展开。

责编:赵汗青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