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玩航拍的人群中 60岁以上老人超三成

  谁说玩航拍是年轻人的事?柳州玩航拍的人群中,60岁以上老人超三成

  银发老人玩航拍 放飞的不只是飞机

66岁的颜昭辉玩航拍非常熟练。记者 颜篁 摄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周育舟

  近年来,航拍成为了摄影爱好者们新的兴趣所在,柳州的美在无人机的高空镜头下得到不同角度的展示。但你要是以为无人机只是年轻人玩的新潮玩意,77岁的莫友赛可不同意。经过系统的学习和考试,他已经成功地拿到了“飞手证”(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成为了一名专业的玩家。

  据不完全统计,在柳州玩航拍的人群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了约1/3,对于这些老人来说,他们放的不仅仅是飞机,更是退休后的新生活,也是心态更年轻的自我。

  77岁“老顽童”自驾去航拍

  莫友赛是柳州航拍圈的名人,77岁的他不仅是柳州最早接触航拍的人之一,也是目前航拍圈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在圈子里大家都尊称他“莫叔”。

  莫友赛今年77岁了,可要是他不说,很少有人能猜出他的年纪。笔直的腰板,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不仅玩航拍,还玩CS(军事模拟类真人户外竞技运动),莫友赛不管是从外表上看起来,还是从兴趣上来说,都不像大家印象中的“老年人”,更像是一个“老顽童”。

  “说得直白一点,到了我这个年纪,身边的一些朋友早就‘去了’,我还能保持现在这个水平,和玩航拍还是有一定关系的。”莫友赛说。

  2016年莫友赛入手了他的第一台无人机,在学习操作的过程中,因为年纪的原因,他付出了比年轻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莫友赛所在的贝利飞行俱乐部教练李济才还记得,莫友赛买无人机的第一天,教练们就教会了他基本操作,并且他也操作成功了,可第二天睡了一觉起来后,他就把第一天学的全忘了,就连开关机等最基本的操作都不记得了。但这点困难并没有难倒他,他拿来纸和笔,把所有的操作方法都记在小本子上,别人练一回他就练好几回,终于越飞越好也越拍越好。

  学会航拍以后,莫友赛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说当无人机升上天空的时候,他的眼他的心都跟着一起飞了上去,当他用更广阔的视野看到这个世界时,心胸也变得开阔起来,什么烦恼也没有。

  为了拍出更多更好的航拍照片,莫友赛经常独自或和“飞友”一起自驾到柳州郊区或是周边城市航拍,有时为了拍摄日出、日落、云烟出岫等稍纵即逝的美好画面,他常常要付出长达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但莫友赛说,只要“看到拍出好照片,哪怕只有一张,都会觉得值得”。

  “玩航拍让自己感觉还年轻”

  66岁的颜昭辉玩航拍的时间比莫友赛要短一些,但至今也有两年多。退休之前,别说航拍,他连摄像摄影都没接触过。

  “退休前我是跑货运的,有一支自己的车队,每天起早贪黑想的都是该怎么维持生计,当时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自己肩上,完全没有办法去考虑发展兴趣爱好。”颜昭辉说退休前的生活仿佛就是在“和光阴赛跑”,一眨眼人就老了,回想过去,他感觉“自己好像失掉了什么”。

  为了弥补年轻时的遗憾,颜昭辉参加了老年大学,开始学习摄影,通过相机镜头,他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领略生活之美,于是自此他的生活重心开始转移到自己的爱好上。

  有一次和影友去看无人机展,颜昭辉发现无人机的操作也并不是很难,就对这种摄影方式产生了兴趣,自己也买了一台无人机,开始玩起航拍。

  再经过学习和考试后,颜昭辉也取得了“飞手证”,在他看来,航拍是一件既冒险又理智的“选美”过程:“无人机的飞行存在一定的风险,所以一切航拍活动的基础都是安全,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又要找到无与伦比的时间和角度,去拍出独一无二的画面。”

  颜昭辉说,年轻的时候,他也曾游历过不少山水,但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山水之美,直到接触了摄影和航拍,他才找到了表达的渠道,现在他每去一个地方拍摄,都会写上一首打油诗。

  “航拍是一个寻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的心态变好了,可以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我也找回了充满激情的自己,这让我感觉自己还年轻。”颜昭辉说,在航拍中他接触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只要看到别人拿相机、拿无人机,就觉得是半个知音,朋友圈也因此扩大了很多,退休后的生活充满乐趣。

  银发族成为航拍主力之一

  贝利飞行俱乐部教练李济才介绍,在2016年航拍刚刚兴起时柳州大约只有十几二十人在玩航拍,经过两三年的发展,目前柳州玩航拍的群体已经发展到大约有五六百人,这其中有1/3是年过60岁的退休老人。

  “很多人都觉得无人机这个东西很新潮,应该是年轻人喜欢的玩意,但没想到,现在的老人也很新潮。”李济才说,虽然老人学起无人机的操作技术比年轻人是要慢一些,但只要多学多练一样可以玩得很溜。

  很多老人表示,接触航拍以后生活有了寄托,每天都想着学习新技术、拍摄好作品,大家一起互相学习、交流,生活一点也不无聊,还有一些老人表示因为航拍时要经常抬头看无人机,也不担心会像玩手机的“低头族”一样得颈椎病。

  对于老人们航拍的爱好,子女们大多十分支持,莫友赛的女儿甚至在他的带领下,也开始学习航拍,莫友赛的儿子对他也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不开车上高速,想去哪航拍都行。

  不过,飞行教练李济才表示,航拍是一项有一定风险的活动,无人机的操纵者一定都要经过专业地学习和考试,除了要掌握无人机操作技术、保养方法之外,还要了解并遵守法律法规,时刻牢记安全第一。

责编:赵汗青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