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警察”高效好用,洛杉矶居民却不太高兴

2018-07-12 08:25 36kr

  编者按:洛杉矶警方部署无人机,在公众中引发了种种担忧。本文作者GEOFF MANAUGH,原文标题Drone Cops Take Flight in Los Angeles。

  天阴沉沉的,不时下着小雨。我被邀请去观看洛杉矶县治安部门最近购买的一架四轴无人机的试运行,这架无人机已经服役一年多了,有自己的定制外壳,上面印着“救援”两个字。

  看到像这样的无人机在你的公寓窗外嗡嗡作响时,你可能不会立刻感到恐惧。我意识到这台机器的作用不止是战斗和飞行,我看到这台魅力非凡的机器准备起飞时,不禁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选择“救援”这个词当然不是偶然的:这架飞机是和平的工具。

  无人机的功劳

  负责接待我的是洛杉矶县特别行动部门的指挥官Jack Ewell。在上午的模拟训练开始之前,Ewell和我详细地谈论了治安部门的无人机计划——尽管他小心翼翼地避免使用“无人机”这个词。他强调说,这是一个无人驾驶的空中系统(UAS),但即使是将其偶尔部署,媒体也会大书特书的。

  这个部门现在只有一架无人机。Ewell说,2017年大约一百万次的任务中,该部六次使用了这架无人机。在美国最大的治安部门——将近1万名宣誓就职的副手中,只有8名是得到联邦航空管理局许可的无人机操作员。

  也许是担心我会夸大无人机的预期部署,Ewell解释说无人机的使用次数相当有限。他说:“我们的政策对什么时候使用无人机非常严格。它非常安全,就像是一架相机。”他接着列出了迄今为止无人机可能在哪些情况下获得授权——搜索和救援、爆炸物探测、武装路障嫌疑人、人质情况探测、危险事故以及其他高风险的行动。

  他补充说,警方目前没有扩大这一名单的计划。会不会用无人机在全县范围内对嫌犯的进行空中追踪?不会的。会不会用枪支武装无人机?当然也不会。他声称警方甚至没有存储无人机录下的视频,视频只是通过远程监视器上观看。

  Ewell对我解释说,有了无人机,“我们就能进入人类无法进入的地方。我们可以把车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危险的地方就交给无人机吧。”

  今年3月,在洛杉矶东部的Pomona,一名据称患有抑郁症司机逃离了车祸现场,并将自己锁在了附近的一个公寓楼里。在与警方的对峙中,这名男子开枪打死了一名30岁的警官。无人机排上了用场,被用来检查公寓大楼,让执法人员得以了解该男子在对峙中使用的武器。尽管对峙最终会继续持续了15个小时,但死亡人数不曾上升。

  Ewell说,如果没有无人机,那当时可能只能派出特别行动组了,这样一来,谁知道还会有多少人丧生呢?“科技,”他说,听起来有点伤感,“是执法工作中的救命稻草。”

  公众议论纷纷

  从街头涂鸦到野生动物摄影,无人机在今天非常流行。事实上,无人驾驶飞机将很快进入太空——美国宇航局最近宣布了一项计划,将向火星派遣半自动的机器人直升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公众会欢迎美国执法机构使用无人机。

  2014年5月底,洛杉矶警察局从西雅图警察局收到了两架四轴无人机作为“礼物”,原因是西雅图警察局发现西雅图人明确而公开地反对使用无人机。无人机在洛杉矶县的使用立即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尤其是一个自称为“制止洛杉矶警察间谍联盟”的活动团体。直到去年10月,洛杉矶警察局才宣布,在收到无人机近四年后,将从今年1月开始,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对无人机进行有限的实验性部署。

  对于西雅图警察局的公共事务官员Sean Whitcomb来说,公众对警察使用无人机的抵制似乎是完全合理的——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警察的摄像机从天上跟踪自己,或者拍摄自己的家里。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公众对执法机构的无人机摄像头感到不安,却“压倒性地支持”警察携带摄像头。这种差异引发了一个问题:城市的居民在何种调查环境下可以被拍摄?例如,National Review指出,对无人机技术的有效控制必须包括“限制警察监视的范围、手段、存储内容以及存储时间”。这样的限制可以防止虐待和维护自由。“当人们听到无人机这个词时,他们会想到武装无人机从天空发射导弹,” Ewell表示。

  Ewell还提醒我说,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甚至都没有被记录下来,更别说保存数月或数年之久了。“但那只有我们这么做,” Ewell补充道,“你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有些机构没准可以用这些设备来做不同的事情。”

  来自公和私的忧虑

  对批评人士来说,误用往往比正常运行的系统更让人关注,但即便如此,如果远程控制的无人机成为警察战术装备的日常组成部分,误用的概率将会增加。

  我告诉西雅图警察局的Sean Whitcomb,我在洛杉矶的一个邻居已经习惯了操纵一架私人无人机在街道上盘旋,显然是在拍东西。Whitcomb指出这绝对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毕竟,警察的活动可以用明确的法律手段来限制,相比之下,阻止一个喜欢拍照的邻居航拍照片就没这么简单了。

  随着洛杉矶警长的无人机展示活动结束,无人机还有电。然而,当我抬头在天空中看到它时,我意识到它离我太远了,我听不到它的声音,它的叶片的旋转声被附近的道路噪音淹没了。再后来,它就被地平线上的一些大树挡住了。事实上,无人机近乎“隐形”。但操作员知道它在哪里。操作员控制着无人机从树梢后面嗡嗡地飞回来,离我预期的地方有几十英尺高。它迅速地飞向直升机着陆平台,等待下一次充电和未来的任务。

责编:赵汗青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