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工业级无人机市场高速增长 部分事故也暴露隐忧

2018-01-04 13:1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2017年“无人机”这个词变得更加司空见惯,公安、消防、电力、测绘、农业等诸多领域的应用都更加成熟而广泛,无人机作为劳动工具被更多人认可。有多份权威报告都认为工业级无人机市场即将迎来爆发,未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从《中国政府采购网》上的中标数量来看,2017年无人机相关的采购量确实仍然保持高速增长。但是不可忽视的是,2017年无人机行业也出现了一些负面新闻、暴露出了不少隐藏的问题。

  昆明交警无人机坠毁

  8月31日,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通报将使用新添置的无人机参与交通管理,这架无人机有侦查、喊话等功能。但就在9月1日,昆明交警在官方微博上承认警用无人机坠毁在二环路上并致歉。

  事故发生后环球网无人机频道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任何机器发生故障都正常,但这也暴露出不少基层单位无人机运用中的不少问题。

  ①缺乏对飞行的敬畏,无人机本应尽量避免在道路的正上方飞行。

  ②使用人员的训练不充分、经验不足。

  ③不少单位没有专人负责,更少有维护与检修。

  但业内人士认为民用无人机“炸机”的锅不能都甩给用户,无人机厂商们也要对许多问题负责。

  ①有些无人机产品本身的性能或是质量有问题:一些无人机的续航远达不到标称,这会导致中途断电而坠毁;

  ②一些无人机为了性能牺牲结构强度,更可能因运输挤压或是风而故障;

  ③一些无人机因为控制成本,使用质量不过关的零部件。

  ④有些厂商为了卖飞机,拼命鼓吹“傻瓜化”、“到手即飞”、“免维护”,使用说明书也写得非常不详细。是这些虚假宣传让用户麻痹大意。

 

  新疆某建设兵团公文禁止无人机植保作业

  

  6月,有消息称新疆某建设兵团公文禁止无人机植保作业。业内人士对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表示确有其事,这是因为有服务队“外行不听劝”,打除草剂伤了周围的农作物。

  业内普遍认为植保无人机作为先进的生产工具,工作效率高、防治效果好、省水省药,而且可以避免农药中毒的风险,是一项非常值得推广的技术。2017年的“村长”论坛上环球网无人机频道与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玉林市政府共同增设了“农业无人机与未来峰会”,峰会上“村长”、村官、农技专家们都为植保无人机点赞。

  然而新技术的推广总是很艰难的事情,在一线从事无人机飞防服务的从业者表示:因为行业风口的到来,有不少外行也进入了植保领域。2017年还有不少其它地方也暴露出问题,这些问题正在摧毁着农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对新科技的信任:

  ①河北省小麦统防统治用药方案出现问题,未根据虫情及时调整方案,造成多地灭虫效果不佳,植保队和农药企业相互指责。

  ②内蒙古巴彦淖尔玉米、食葵防治红蜘蛛从6月~8月一直在做飞防,因选用廉价药和飞防价格低等原因导致8月份红蜘蛛爆发,农业部专门派人奔赴巴盟指导防治。

  ③黑龙江聚集大量植保无人机抢单,价格低至玉米6.5元/亩,水稻5元/亩,大批飞防队亏损严重。价格低导致服务水平不佳。

  ④政府统防统治订单结帐周期太长,很多飞防队生存艰难,仅中国农用航空植保协会

  这类订单被拖欠近千万元作业费。

 

  部分无人机企业濒临倒闭

  2017年有不少工业级无人机企业表示业绩增长,行业里也有不少上亿的融资。但在风口中却有曾经辉煌过的企业濒临倒闭。

  

  在北京亦庄有家以做固定翼测绘无人机为主的企业,据了解其军工四证齐全、有三级保密资质,几年前年销量可以到100架。然而近日有前员工对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表示,该公司2017年几乎“没开张”,已经濒临倒闭;另有其合作伙伴表示该公司的资金确实遇到了问题。

  据介绍该公司从4月开始拖欠部分老员工的工作,6月份完全发不出工资,到12月份依然没有发工资。公司不给离职的员工发放拖欠的工资,但离职率也已经超过了50%。但多位前员工表示对于公司出现这样的经营状况并不吃惊,因为:

  ①公司高管的数量多但是能力一般,管理混乱。平时有一堆领导指指点点,出了问题却没有一名领导担责。

  ②产品持续创新力不足,无力与新兴的垂直起降固定翼机型竞争。

  ③产品化、人性化方面欠缺,维护操作无法与新兴产品竞争。

  ④信心膨胀,定价过高,价格上也无法与新产品竞争。

  ⑤市场营销方面依然老套,是“展会专业户”,却不重视与媒体的合作。

 

  扰航

  今年无人机行业最多的负面新闻是:“扰航”,今年国内发生多起“黑飞”的无人机干扰客机飞行的案例。中国民航局表示,今年上半年共收到无人机影响航班运行报告44起,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37起;受影响航班790班,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689班。闯祸的无人机威胁了其它航空器的飞行安全,也阻碍着无人机的合理运用与推广。一些机场划设了巨大的禁飞圈、一些地方还出台了“一刀切”式的政策,这让无人机的守法使用变得艰难。

  业内人士认为闯祸的无人机是极少数,绝大部分无人机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而且一些“扰航”的无人机为“顶风作案”,极可能是有幕后黑手所为。但这些“黑飞”现象也暴露出了行业的不少问题。

  ①管理的政策法规仍在摸索阶段

  ②空域审批难、申请难

  ③部分无人机没有地理围栏或“禁飞区”设置不合理

  ④飞行相关的培训与安全教育欠缺

  ⑤部分无人机行业的从业者本身也缺乏安全常识。

  工业级无人机作为劳动工具正在被各行业认可,成为工作效率的倍增器。工信部的指导意见认为民用无人机的市场规模2020年将达600亿元,到2025年将达1800亿元。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认为:无人机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需要抓住机遇的同时,也需要面对问题与挑战与问题。亡羊补牢犹未晚,现在重视行业中的种种问题,未来才能有更大更顺利的发展。

责编:赵汗青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