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消费级无人机潜力股昊翔YUNEEC震荡 谁是下个多米诺骨牌?

2017-12-07 08:45:00 环球网 银涛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银涛】据业内人士透露,曾被Intel投资6000万美金的国内无人机厂商昊翔YUNEEC目前正面临裁员及核心人员流失现况,不仅一线销售、市场、售后、研发核心骨干,连职能部门人员都所剩无几。可以说,昊翔内部人员“空洞”到已经顾此失彼了。尽管今年1月,有消息称开源飞控PX4创始人Lorenz Meier受聘成为YUNEEC昊翔苏黎世研发中心负责人,但YUNEEC旗下除消费级无人机Breeze、专业航拍机H480及行业应用无人机H920外,仅在今年推出了H520的小型商用无人机。6月,因昊翔创始人之一及前集团CEO田瑜的离开,原摩托罗拉系统中国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的蒋浩接任YUNEEC集团全球执行官一职,也未对昊翔的情况发生转机。

  时至年底,这套几乎由职业经理人组成的昊翔YUNEEC领导班子开始有些动荡不断。据悉,飞控大咖Lorenz已不再受聘于YUNEEC,而底下产品负责人走马灯般的一换再换。从NPD数据公司的分析来看,昊翔一直引起为傲的美国市场销量,从2016年12月截止到今年第三季度,份额从11%下滑不及5%。与业务量一同萎缩的还有昊翔的员工人数。据了解,研发人数已从巅峰时期的400余人,缩至目前100人;其欧美地区的人数也均不到40人。曾经被视为“可能是大疆最大竞争对手的”昊翔YUNEEC,一年光景,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昊翔YUNEEC的近况并未是行业个例,从去年爆出的亿航及零度裁员风波,这个几乎由大疆一统天下的消费级无人机行业就不再被业界看好,大家更关注的或许是谁将是下一个多米诺骨牌。零度创始人杨建军前段时间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直至今日我都认为,零度在战略上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战术。它最大的失误是将公司业务板块压在单一产品口袋无人机DOBBY上,而导致在其他领域没有充分的现金流,未能及时在其他业务板块突围,最终让公司陷入绝境。” 但笔者认为,这个行业的消极,原因既包含政策在内的不可抗拒因素,也受限于尚未成熟的无人机生态圈。抛开企业发展中遇到的“自身状况”外,其实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那便是鲜有企业真正直面一个个具体问题。这些问题,或许是空白的市场、强有力的竞争者、产品的短板、全新的商业模式。此外还缺乏长长的耐性去引导和教育消费者,最终将市场盘活。

  环球网无人机有幸在一个月前参加了大疆“言而有新”北京媒体见面会。那是一场坦诚相待的交流,新上任的PR总监谢阗地讲述了大疆是如何从过去一步步走到今天的经历。据他透露,大疆从一开始并未想着要在市场上做出一款怎样的产品出来,现在回头看航拍机绝不是公司初创目标,而是很大程度上当一群有志向有追求的青年聚集在一起,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尽可能做到哪步。大疆的产品,在2006年还只有飞控和电机,随着技术开发和条件成熟到一定阶段,从飞控、电机到云台、相机、基架直到最后一体机,无人机便是在多种学科背景交叉诞生出来的产品。当然这种精密制造的产物绝非一蹴而就,它在多种学科背景交叉的同时,也交叉和引入了更多不同背景的人才进入。

  谢提到,如果相机对于大疆而言是第一座里程碑的话,DJI GO的诞生算是意料之外的第二座里程碑。相信每天接触大疆产品的伙伴对DJI GO再熟悉不过,这个看似做为连接无人机的操作系统,除了拥有非常好的用户体验之外,更是成为统管大疆整个无人机数据的交换平台。对于不同技术背景的工程师,DJI GO又做为同一个口径来开发打通,并且承载扩展,比如未来是否可搭载人工智能技术呢?

  

  反观曾经耀眼过的无人机企业,既不乏资本青睐,亦不缺高学历背景且技术一流的掌舵者,在看似面对唯一的独角兽时,选择转攻行业应用或是乱了阵脚,又或是在现有的软硬件产品和服务上停滞不前,实属可惜。

  大疆也曾对外表示过,空白领域其实并非可怕,技术驱动的意义在于可以用先进的工程能力去弥补市场培育的不足,用高技术低成本的产品打动人心,用低技术组合来实现功能和需要,提供服务,再从一线的反馈中不断完善产品并挖掘机会,这是个教育与反哺的过程。也许今天,更多的企业意识到行业应用对无人机的需求远比消费级领域来的广阔,但倘若依然以商机为先而非服务为本,没有过硬的技术,踏实的步伐,仅凭市场的热度,想来又怕是镜花水月。因为对于各行各业而言,无人机从来都不是喧宾夺主的产物。

  反过来说,即便是走到今天已是消费级领域独角兽的大疆,直面一个人的长征路也是件艰难的事。对于大疆而言,能不能在近乎独孤求败的环境中不断超越自我砥砺前行,寻找它们的第三座里程碑,相信他们依然在用最具初心的方式不断探索中。

责编:江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