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已进化到互联网+找墓都用上了无人机

2017-12-04 08:04:00 沈阳晚报 分享
参与

江西南昌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现场

河南省洛阳市,一座以洛阳铲为主题的博物馆

   刚刚过去的11月,有关盗墓的消息不少。

   11月10日,公安部再次发布一批10个盗墓贼的A级通缉令。加上此前一批,一共通缉20人。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说,一批通缉十人在全国属首次。

   16日,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上线。

   一天之后,陕西钩弋夫人墓被盗案告破,91个嫌犯落网。

   此前,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曾指出,当前文物遭受盗窃盗掘盗捞案件高发频发,而且一些地区文物犯罪手段不断升级,作案愈加隐蔽,犯罪职业化、团伙化、智能化趋势明显。

   针对目前盗墓猖獗,国内盗墓研究专家倪方六表示,目前盗墓行业专业程度很高,而且已经进化到了“互联网+”阶段,我们的应对措施应该跟上。

   盗墓真有传说中那么神秘吗

   记者:最近陕西钩弋夫人墓的案子您关注吗?

   倪方六:关于盗墓的新闻我都会关注。这个案子是破了,但对于考古来说,损失不小。就像去年宣判的新中国建国以来最大的文物案辽宁红山大案,前几年的清东陵盗墓案,都是大案,当然案子都破了,但是里头的经验教训值得吸取,比如管理上肯定有问题。

   记者:人们觉得盗墓很神秘,您研究这行这么多年,有何感受?

   倪方六:前几年盗墓小说流行,盗墓被传得神乎其神,但其实没那么玄乎,现在盗墓就像做个项目,先找启动资金,再组织团队,然后干活销赃分钱。按照分工,大致分为四个层次,出资者称“掌眼”,组织者称“支锅”,技术工称“腿子”,干苦力者称“下苦”。分赃时,掌眼最多,下地的下苦最少。我在东北就遇到过一个盗墓贼,听说我是南方来的,就问我有没有办法介绍个老板来投资盗墓,因为他挖到个古墓很深,棺木又重,要买个挖掘机去挖。

   记者:目前国内盗墓贼有多少,这个能估算吗?

   倪方六:我研究盗墓20年了,几乎走遍了中国有古墓的地方。圈子里说,一线10万,二线百万。什么意思,就是一线挖墓的有10万人,二线靠这行吃饭的,有上百万。保守估计,几万盗墓贼是有的。

   十墓九盗,还有那么多墓可挖吗

   记者:中国历史上一直盗墓不止,现在还有这么多墓可以挖吗?

   倪方六:中国有句话,叫地大物博,其实也可以说地大墓多,像陕西、河南等地,古墓是一层层堆积的,你不知道脚底下有多少古墓。即使历来十墓九盗,还是会留下没盗过的,甚至前人挖过的墓,还是会有东西,圈子里叫“溜坑”,不少人就靠这个发财。

   记者:盗墓贼到底是如何找到古墓的,真是用洛阳铲?

   倪方六:说起洛阳铲,都说是清代洛阳的李鸭子发明的,我专门去找过,还找到了他的后人,他其实叫李亚子,他墓都在,讽刺的是,他的墓上,也有洛阳铲打的洞。实际上,很多盗墓头头的手上,都有全国或者各省份古墓的分布图,其中不少信息可以从正规的资料中搜集得到。另外按照长沙土夫子相传寻墓秘诀:春秋战国埋山顶,秦汉大墓埋山岭;东汉南朝选山腰,隋唐宋尸坡下挺。大致去找,八九不离十。

   同时,找墓也用上了高科技,金属探测仪、磁探仪、无人机都用上了,找墓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神秘。

   盗墓到底能赚多少钱

   记者:那他们盗墓一般花多长时间,到底能赚多少钱?

   倪方六:盗墓的话南北有别,北方以团伙为主,南方以出资搭伙为主。现在盗墓不比以前,技术发达,可以说,现在盗墓行业已经进化到“互联网+”了,找人、销赃都通过网络,速度快,难追踪。

   一般来说,团伙作案的大多是固定成员,核心的三五人。搭伙的话,全国各地找人,临时做个活。但是临时搭伙风险很高,因为做这行的心都黑,前几年江苏高邮的盗墓案一下子死了5个盗墓贼,就是黑吃黑。所以有盗墓贼说,这行不怕死人,就怕活人。

   时间不一定,我曾见识过,有盗墓贼假装成考古队,证件全部造假弄好,在古墓边上搭帐篷搞探沟,招来民工挖土,像模像样弄了个把月,愣是明目张胆把墓给盗了。

   但这几年管得严,所以很多是采取订单式盗墓。买家需要什么就盗什么,比如商周青铜、战汉古玉、唐宋的铜镜或明清的瓷器,有了买家,再去盗墓,一盗一个准,而且非常快,三天之内搞定,付钱交货,非常利落。至于能赚多少钱,挖出来都是纯利润啊。按我的调查,投入产出起码是翻十倍起的,没有上限。

   2015年,最大的古墓是海昏侯墓吧,考古队进驻前,其实盗墓贼已经挖到棺椁了。后来圈子里流传出,当时那群盗墓贼临时有事,决定晚两天再取货,结果一耽搁,被考古队摘了桃子。对这群盗墓贼来说,“损失”以亿计,他们也成了当年圈子里最大的笑话。

   如何遏制猖獗的盗墓

   记者:最近公安部门对盗墓贼发了A级通缉令,丢失文物平台也已上线,这对遏制盗墓作用大不大?

   倪方六:作用当然是有。比如你对交易的控制是最关键的,没有买卖,就没有盗墓。另外就是处罚,前些年开始盗墓不再判死刑,这在文保圈争议很大。你看5亿案值的红山大案,盗墓贼老大、关外盗墓第一高手姚玉忠最后也就判了死缓,他被抓的时候还在遗憾没早点去挖秦始皇墓。震慑力真的不够。很多盗墓的判个三五年、十几二十年,出来了继续干。

   记者:我们国家考古是主张保护为主的,一般古墓都是保护和抢救性发掘,这是否要改变?

   倪方六:不能因为有人盗墓,我们就先去把墓给挖了。在我看来,急匆匆的考古对古墓和文物也有危害。我们国家正规的考古历史从李济先生1926年首次正规考古算起,不足百年。现在文物多值钱啊,考古人员也会动心,红山案里就有个考古人员私拿出土的玉器倒卖,卖了320万,钱到手就去买了房子。

   记者:针对日益进化的盗墓,应该如何应对?

   倪方六:我个人看法,应该用高科技和土办法双管齐下,盗墓的技术上去了,我们也要跟上,监控严起来,网络布起来。土办法其实就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三级联防,效果很好,只是后来精简机构撤销了,这几年一些地方在尝试恢复。国家文物局曾表示,2014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每年立案文物犯罪案件2000起左右。实际上,人手不足是目前国内很多古墓等文保单位都面临的尴尬境地。(据钱江晚报)

责编:赵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