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无人机、飞机如何帮助对冲基金赚钱

2017-11-13 08:11:00 华尔街见闻 分享
参与

  (原标题:卫星、无人机、飞机如何帮助对冲基金赚钱)

  

资料图

  摘要:古代战争强调“决胜于千里之外”,现代基金经理也一样。华尔街对冲基金正通过大数据、算法和轨道技术,使用卫星、无人机等搜集和分析商业数据,提前预测趋势,制定交易策略,运筹帷幄。

 

  本文作者为Joy Shan,发表于California Sunday杂志,华尔街见闻编译。

  每天清晨,华尔街新交易日开盘前的几个小时,对冲基金经理人会收到世界原油供应量的最新估值,他们花了重金来购买这一关键信息。

  石油是全球经济中最受关注的大宗商品,且许多国家都对自己的储量都守口如瓶。因此,交易员们为消除信息不对称而付出了代价:了解石油储量丰富的路易斯安那和得克萨斯州的原油产量,或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总库存。

  石油数据来源于加州山景城3千英里以西的一家名为Orbital Insight的公司,该公司希望探究世界运行背后的真相。

  在实践中,大约有30名工程师和科学家通过卫星图像,为他们的客户——包括对冲基金、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和政府机构等——筛选想要的信息。

  信息包括离开中国港口的船舶数量、在美国每一个劳氏公司外面停着的汽车总数、斯里兰卡某地区的收入分配等。而关于石油储量的数据,主要看“阴影”。

  52岁的轨道工程师杰森·洛恩曾在美国宇航局(NASA)工作。现在,他主要研究地球鸟瞰图像。洛恩打开了电脑里石油库的图片,从上方看,它像一个扁平的灰色圆盘。

  一个月亮形阴影投射到盖子上,盖子浮在油上面,随着内部的变化而上下摆动。洛恩说,月亮阴影越大,盖子的距离越远;而盖子越往下,油就越少。每晚,一种算法会花费数小时将阴影面积转换成石油储量。

  在卫星技术应用之前,如果是有进取心的对冲基金经理,想要在石油储量方面获得竞争优势,他可能会雇一个人通过望远镜来观测油轮进出港口。

  上世纪80至90年代,一些分析师试图追踪大公司的飞机起降时间表,希望能在其中找出并购或交易的线索。

  而上世纪50年代,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乘坐直升机飞越沃尔玛停车场,以便了解停车数量,并评估他的房地产投资。

  另一个经典案例,是罗斯柴尔德男爵,传说他曾经通过信鸽获得滑铁卢战役胜利的消息,并通过购买英国政府债券而获得巨额财富。

  有些人认为,轨道技术卖的是能大规模进行上述统计的工具 :与其低效的一次只统计一个停车场或一架飞机,不如用一台机器来跟踪所有的停车场或飞机。前对冲基金分析师马特·扎特雷亚努表示,等一个季度才能看到公司的表现如何,是无稽之谈,获取数据的效率和速度是关键。

  Orbital Insight公司是由James Crawford于2013年创建,他曾是一位领导Google项目的工程师,将全球书籍转换为可搜索的文本。

  大约在公司创立时起,大量私人公司也开始将卫星送入轨道,从而产生了大量价廉物美且频繁更新的地表图像。数据也从其他形式导入:从追踪人们运动的地理位置坐标,到跟踪我们购物的电子邮件收据等。

  然而,这些生产原始数据的私人公司也缺乏处理数据的工具,这为包括Orbital Insight 在内的“替代数据”公司创造了机会。过去五年,数百个这类公司在世界各地出现,他们通过文字或图像分辨来研究内在趋势。

  在Orbital公司,一个典型的项目始于一个宽泛却令人迷惑的问题,如连锁零售商正在消亡吗?中国的贸易情况如何变化?面对这类问题,工程师们都要将其从抽象的疑问变为具体问题。

  这些问题通常可以用直观的方式体现,例如澳门每家赌场的停车场有多少辆车,可以预测下一季度赌博行业的好坏。

  当一种算法趋于完善后,当汽车计数器可以精确地抓取汽车数量时,就可以帮助解答一些关于当地的更宏观的问题,如城市化程度、天然气需求程度、人口的变化程度等。Orbital的工程师Boris Babenko表示,就像搭乐高积木一样,可以用新的方式将其变换形态。

  去年,世界银行也找到Orbital公司,寻求找到一种衡量经济不平等的方法。Babenko表示,我们或许可以考察房子的数量、形状,或是否有游泳池、车库等。

  团队最终制定了4个用算法衡量贫困度的指标:汽车数量(越多说明收入越高)、建筑物高度(城区高楼更多,在发展中国家这类区域也意味着更富裕)、建造活动(可预测人口增长和迁移)和植被种类(农村地区植被很厚说明贫穷,而在城区繁茂的植被意味着财富)。

  自创立以来,Orbital公司吸引了7900万美元的投资,包括美国中情局下属的风投公司In-Q-Tel。目前,该行业也发展得很好。据摩根大通预测,投资者目前在大数据上花费了20-30亿美元,投资额还在进一步攀升。

  大数据行业发展得虽快,但监管仍需迎头赶上。Mike Gantcher是RS Metrics公司的销售主管,该公司使用飞机、无人机和卫星来衡量零售商店外的流量。但当顾客进入RS Metrics公司时,会经常质疑这种使用数据方式的合法性。

  Gantcher表示,对冲基金最先要问的问题,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数据不会被抓进监狱。如果一个人基于非公开常识进行交易,比如从货运主管那里获得货物集装箱数据的“小提醒”,该基金经理可能会被指控从事内幕交易。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目前还未借入该领域的监管,因此相关公司都在小心谨慎地使用公开数据,如推特简讯、货运公司公告等。

  此外,还涉及隐私问题。Placed是一家根据智能手机定位数据来估计在线广告如何影响零售客流量的公司,它隐藏了一切信息识别的痕迹。

  而像Orbital这样的公司主要依赖于低分辨率图像的分析。这些图像中人很模糊,不会泄露隐私。

  此外,人的身份信息之于对冲基金来经理并不值钱,扎特雷亚努表示,他不是营销人员,不想了解具体某个人,而需要了解拥有类似特征的一群人正在做什么。

责编:赵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