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产业下一个百亿市场的爆发点或在农业

2015-04-21 08:58:00 凤凰科技 分享
参与

  伴随着与顺丰合作的无人机送货测试,低调创业八年的极飞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

  但鲜为人知的是,物流业务其实只占到了这家公司10%左右的研发资源,300米的高空之上,老兵极飞还想再造一个产业。

  在日前举办的农业博览会上,极飞借势推出了蓄力三年研发的“农飞P20植保无人机系统(XPlanet)”,包括无人机、Xsence农飞智能气象站、A1地面站和无人机调度管理四大模块,及配套的农飞智能电池和GPS手持测绘器,完成了从无人机产品制造商向无人机系统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转变。

  错失消费级航拍浪潮 发力转战规模化农业市场

  “2011年,在大疆推出首款多旋翼航拍无人机之前,我们一直是无人机航拍领域的老大,包括到现在,在全球整个航拍市场中我们仍占有5%的市场份额。”谈及过往在无人机领域的辉煌,极飞科技CEO彭斌的言语中依然夹杂着几分遗憾,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百亿级规模的大蛋糕,极飞最终分到的杯羹并不多。

  “整个无人机产业正处在空前爆发的前夜,但马太效应却在这个行业表现的越来越明显,只有从更细分的领域切进入,才可能重新发现蓝海。”对于大疆的成功,在极飞联合创始人Justin Gong看来正是市场定位讨巧的缘故,“大疆一开始就抓住了市场的切入点,在玩具和模型之间的一种产品,相比玩具复杂,相比模型简单,吸引了不少的普通大众。”

  “真正的应用级无人机应该是全自动的,飞机上没有人,也不需要地面操控人员。”极飞科技CEO彭斌告诉凤凰科技,在他看来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很多用于航拍的无人机都还属于玩具级别,无人机在其他领域还有更专业、更广泛的应用。

  对于为何选择进入农业领域,彭斌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机械大国,拥有18亿亩基本农田,如果每年喷洒5次,每庙作业价格10元,那么在植保市场上,无人机一年的作业收入将达到900亿元。”对极飞而言,农用市场才是一块尚未被染指的且同样具有百亿级市场容量的大蛋糕。

  目前,极飞通过自主研发的飞行系统,可以让无人机根据喷幅自动规划作业航线、自动计算更换电池或药箱的降落地点。成本方面,通过无人机喷雾可比人工作业节省30%的农药和98%的水,农药有效利用率达85%以上,成本缩减一半以上。

  无人机能飞进白宫的大草坪戏耍,同样也能飞到农民的田间地头劳作。在未来,极飞团队还希望将更多的技术应用到农业中去,比如说多光谱传感技术,通过航拍的光谱信息分析被病虫害感染的区域,然后调度无人机进行点防点治的精细化作业,提高农耕效率。

  摆脱单一制造商角色 转型无人机服务方案提供商

  对于极飞的市场定位,彭斌强调说,极飞不讲2B还是2C,而是2Series, 极飞一直强调自己不是卖飞机的,因为农业飞机再贵只要没飞起来都是浪费,极飞更多地把自己定位与一个服务提供商。

  依据彭斌的理解来看,要培养一个在田间地头打药的农民去飞遥控飞机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农民需求的更多是一整套服务,而不是设备本身,极飞所要做的就是提前在后台设计好农药喷洒路线。

  目前极飞所试水的商业模式是:在新疆主要通过直营方式,直接面向农民提供服务,并配备相应技术团队解决撒药过程中导航、气象、规避障碍物等多种难题;在其他省市则通过合作加盟的方式,,由极飞提供设备,并对符合条件的加盟商进行人员培训、市场推广等多种服务。

  极飞这种典型服务商角色不仅仅是体现在农业领域,联合创始人Justin Gong此前曾在公开场合透露:“在物流领域,无人机快递其实并不仅仅是送货,而极飞更重要是为快递公司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包括管理、调度、落地接洽等整套商业模式。”

  无人机快递不仅只是通过飞机把货物运送到一个站点,还包括如何管理、调度飞机,如何解决飞机充电问题、如何吊装,到地后如何接洽等一整套问题。在之前与顺丰的合作中,极飞扮演的更多像是一个方案打包商的角色。

  按照彭斌的理解,做单一的无人机产品很容易就将市场越做越窄,并且当先整个无人机产业链的分布都比较松散,做细分市场的产业链整合才有可能去降低无人机民用的技术使用壁垒,才有可能做出一个无人机产业的大生态。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无人机市场基础还比较薄弱,上至国家政策法规尚不完善,下游运营服务企业尚无成熟的商业模式,无人机产业链还尚在形成中。彭斌说,如果比作人的一生来看,那民用无人机还只是个15岁的少年。现在城市的交通道路正在变得越来越拥挤,但少年头顶上天空的航程还是一片空白。

责编:范辰言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