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航:一家无人机“网红”公司的成长之路

2018-04-20 17:41 环球网 银涛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银涛 】这是四月的一天,广州下着小雨,和Anne约好了这一次在她们亿航总部相见。说起亿航,这家名声在外的无人机企业,近日也因《南方有乔木》和各地无人机编队飞行的绚烂再次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你要去亿航吗?会坐他们的184吗?”

  —“太刺激了,我佩服你,记得买保险再坐上去喔。”

  —“他们的Ghost还卖吗?”

  这是圈内友人在得知我要去亿航总部的集体反应。但其实到最后,因为总部那台测试机安排问题没能载我升空,但Anne却在现场给了我一个惊喜:APP下单,10分钟后,亿航无人机带着咖啡从天而降。

  视频:亿航无人机送咖啡  

  两年前,和大疆汪滔齐名的亿航创始人胡华智首次在CES上发布了亿航 184 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AAV)。再往前推两年,基于 APP操控模式的亿航 Ghost Drone 消费无人机吸引了GGV等一众投资机构。

  

  图:CEO胡华智亲自试驾亿航184

  如果说无人机圈也有网红的话,亿航绝对算是一家。只不过作为喜欢率先吃螃蟹的角色,亿航却拥有说不清的招黑体质。翻开网络,“过气网红”亿航申请破产、184 大户迪拜王储将“空中的士” 更换为德系 Volocopter。也许是因为亿航的历届产品看上去都像是在挑战传统,不看好它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两年后,「站在风口猪都能飞」的无人机时代早已消失。而曾被戏称为「PPT 公司」的亿航却一声不响将无人机全自动编队飞行表演推向空前热度,于此同时,凭借老胡过去在北京奥运会和999急救中心调度系统技术的沉淀,亿航又开始大刀阔斧将无人机与指挥调度监控系统对接、拓展到智慧城市建设中来。

  

  图:亿航白鹭3D立体无人机编队表演炫舞元宵节夜空

  那么现在,载人还未成熟,但用无人机送咖啡(载物)曾经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眼见为实,尽管只是在测试区域内的一条路线上。

  末端物流场景应用、载人无人飞行器、无人机监控及指挥调度中心、编队飞行、可以看出,这两年亿航已经悄悄从消费级应用转型到一盘很大的行业应用局中了。

  后来在接受环球网无人机频道采访时,老胡笑称,“ 我们没有破产,过的也很好。” 光是与不同政府合作的智慧城市无人机监控及指挥调度中心项目,亿航白鹭无人机编队飞行业业务,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接了近一个亿的订单。

  无人机指挥调度中心是未来实现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商业化中绕不开的一环。当胡华智宣布要打造「空中巴士」这一概念时,想必他还是清楚自身优势能够助推这个充满挑战及荆棘的项目。

   

  图:亿航总部指挥大厅现场

  就「空中巴士」这种愿景,随着地面交通资源的紧缺,国内外企业也开始纷纷布局,像Uber、空客和Google,据悉都在很严肃对待载人飞行器这件事儿,只不过产品各种形态五花八门。对于这件「听上去很期待」的事,亿航184 AAV 前不久在已获批的空域内已实现载人飞行。广州副市长王东也提前试坐了亿航184 俯瞰城市。亿航总部中的指挥中心,也可以对无人驾驶飞行器进行监控、指挥、调度、预警及数据回传等各项功能。当然,这距离商业化的那天还很遥远。

      

  对于在我国如何实现像亿航 184 这类新型无人机商业化运作的问题,经济性与产品安全性、完善政策及体系缺一不可。环球无人机频道也曾请教过一些全球通航专家。意大利航空航天企业协会的驻华代表胡轶强对笔者说道,“对于新事物的发展,既要拥抱创新又要照顾传统。像亿航184 这类多轴机身设计、垂直起降方式的自动驾驶旋翼机,既有可取之处,也有不可避免的缺陷。采用多轴,工作原理相对简单,但效率不够高。当然说到这些的目的,希望中国“智”造越来越强大的同时,还应加大对航空技术储备的投入、吸取传统行业的经验。

  另一方面,航空器需要具备国家民用航空主管部门颁发的适航证方可飞行。若飞机要在全球市场投放,还需要得到欧洲航空安全局 (EASA) 和美国航空管理局 (FAA)适航证,以及获得进口国家相关监管部门的证明。亿航184 要实现全球化空中巴士的梦想,如果当前的适航证还并不完全适用的话,是否可以通过理论设计计算或实验验证来证明产品的安全性呢?当然,我国监管部门对无人机经营办法的探索已经走在开放前列了。

  亿航184 AAV的未来远景——乘客无需驾驶飞机,只需机载应用中设定飞行计划和目的地,一键下达“起飞”指令,即可启动自动驾驶,在低空飞行指挥调度中心实时监管和服务下,安全到达指定目的地。

      

  这就是为什么一旦184 继续开垦它的空中之路,除了对飞行器本身的安全有非常大的考量外,接下来就是一个更为庞大的交通体系需要构建——基于亿航 184 低空中短途中立体的整体交通解决方案。

  “现在 500 米到 1000 米的低空飞行区域还很纯净,如果能把这部分低空利用好,到那时就真的可以为如今的地面交通拥堵问题提供颠覆性的解决方案。而我们未来的角色就是无人机航空公司,把机场、航线搭建好,其他无人机制造商的飞机也可以由我们来托管,让他们专注做属于自己业务的那部分。”

  聊到未来畅想时,胡总又露出期许的神态,尽管我们都知道这种巨大的变革谁都说不清要多久才可实现,但至少亿航184 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敢于自信地载人升空飞行,这是亿航最大的进步。

责编:银涛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