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级无人机飞手成才攻略:专访国内首批AF25B飞手张超

2016-05-30 13:27:00 环球网 赵汗青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引爆的“无人机热”一次次引起媒体的聚焦。但其实无人机的门类远非消费级一种,《亲,咱们说的无人机真的是同一个东西吗?》一文曾引起业内强烈的共鸣:有许多工业级无人机已经默默耕耘了许多年、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使用无人机代替人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也有更多的企业投入这个市场。在工业级无人机爆发前夕,环球网无人机频道有幸采访到了飞过警务巡逻、黄河破冰、雷达标校等大项目的资深工业级无人机飞手张超,聊聊飞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是怎么练成的?

 

  从航模到无人机,见证市场变迁

  和航拍无人机圈的许多出色飞手一样,张超也是飞航模出身,很小就开始接触遥控直升机。当时亲戚在北京开了最早的两家模型店之一北京海陆空模型店 。

  

  张超在店里帮忙,为了教客户飞航模而学的操控遥控直升机。

  当时的影视航拍工作主要都由遥控直升机来完成,所以很自然的接了很多影视航拍的工作。他在四维天际公司参与拍摄了《四大名捕》、《太平轮》、《中国好新郎》等多部影片。

  

  后来国内开始有人代理美国的AF25B无人直升机,代理商通过模型店认识的张超、并让他兼职调试试飞AF25B。当时大家都不懂行、觉得这么一架不带飞控的遥控直升机卖将近20万太贵了!但是后来才知道无人机的厉害,最开始用AF25B也是在搞航拍,因为载重量更大、飞行速度更快可以拍些多旋翼飞不了的大场面。

  后来慢慢开始由单纯的陀螺仪转变到使用飞控控制,AF25B装上飞控后变成了真正意义的无人机,可以执行更多的任务。后来他主要就是在飞工业级无人机。

  执行的任务也主要是警务巡逻、管道巡线、雷达标校、黄河破冰等高大上但是更不为大众所知的任务。具体国内无人机市场的变迁可以参考《从10年前中日无人机风波说起,见中国无人机的辛酸发展历程》一文。

 

  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是干嘛的?

  张超说工业级无人机与消费级无人机的使用上完全不一样,限制更少的同时也要更谨慎、知识面也要更广、还要有团队意识。

  

  工业级无人机的自动化程度更高、飞控系统也更可靠。大部分飞行都为超视距,飞行距离动辄十几、数十公里。所以其实大部分时间的飞行都是由地面站控制的,飞手能干预的只有起降。但是飞手却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

1、自主起降有限制,在地形复杂、空间狭小、尤其是地面有切变风的情况下必须手动起降。

2、无人机是由飞控控制的飞机,在调试、长途运输后只有先手动飞行一遍才能确认飞机的状态是否良好、才能更放心的把飞机交给飞控。

3、无人机在飞行、尤其在飞控初期调试阶段会遇到故障,这时候必须靠操作手救飞机。

4、飞手更了解无人机哪里更容易出现问题、哪里更重要,每一个架次飞行前后都需要检查飞机。

5、工业级无人机造价高昂、挂载的SAR雷达等任务设备更是突破百万,需要有技术过硬更负责任的飞手“人在回路”来保证安全。

  

  张超对环球无人机频道表示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必须有扎实的基本功、要能在纯手动的情况下将无人机安全降落;要有更丰富的知识面、了解整个无人机这个系统;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要有担当精神,在关键时刻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别拍担责任;同时也要与团队配合默契、同时更需要有经验且认真的空勤地勤人员配合。

 

  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是怎么炼成的?

  张超是航模出身,也是通过航模直升机入门。先练习模拟器、然后实机练习各种悬停:对尾悬停、四面悬停、八面悬停、双方向自旋悬停;接着手飞航线:先直线、然后内外“8”字;最后进阶倒退“8”字。基本功非常重要,每个动作都要练扎实啦不要急于求成 。

  当时还没有所谓的姿态模式、GPS模式,都是靠一个简单的锁尾陀螺纯手飞、操控难度很大,所以飞手的圈子非常小、互相间都认识,但是并不是只有从小练起才能飞好工业级无人机。有许多就是为工作需要或业余爱好而训练的飞手也可以胜任工作。工业级无人机的飞手首先要练好基本功、要能在无任何增稳的情况下可以起降飞机;最开始一定先苦练模拟器、练好模拟器再配合实际飞行,慢慢进阶之后再飞工业级无人机也就水到渠成了。

  但是对飞行技术的要求与操作难度并没有航模比赛那么高、追求的是安全与平稳即可。其它时间应该多学习无人机的有关知识。张超的飞行水平在业内口碑还是可以的,但他也去参加了AOPA的培训,拿到了无人直升机机长“驾照”。他说AOPA提供了系统的无人机操控培训。一方面通过这个考试才能知道自己的知识有没有漏洞、另一方面有“驾照”和U-cloud系统方便在执行任务时申请空域。

  考取AOPA的机长训练合格证需要经过:笔试、实操、口试、地面站。比驾驶员要多掌握一些地面站的有关知识、并可以带队执行任务。由于直升机的操作难度大、方式又与多旋翼类似,所以持有直升机“驾照”可以飞多旋翼、但多旋翼“驾照”不能飞直升机。

 

  摔飞机,摔得可爽?

  许多好的无人机是摔出来的(RMAX被戏称“雅马哈的残骸遍布整个日本岛”)、好的飞手都是“摔出来的”。但是张超说这对新手来说是一个误区,首先要一步步踏实练好基本功,因为所有飞行动作都是由悬停航线演变的,动作是否标准考验的就是基本功,基本功练扎实啦很难摔飞机。而且现在的模拟器比当时的更逼真、陀螺仪也比过去的强大,难度要比过去小很多。

    

  张超可以说是国内最早第一批飞AF25B的飞手、这么多年飞AF25B也执行了无数次任务。

  

也飞过用有人机改装的无人机

  张超说飞无人机一定要严谨心细,要坚决杜绝疲劳驾驶、也要坚决不能在环境超过极限时飞行。绝大部分事故都出现在“应该没事飞起来试试”、“还剩一个架次飞完在检查”话说完后。

  成为一名合格的工业级无人机飞手绝非一蹴而就的事情;操控工业级无人机的责任也绝非儿戏;但是工业级无人机对世界的影响也绝非“小四轴”可以与之同日而语。希望能有更多优秀的飞手操控精良的无人机进行更为广阔的应用。环球网无人机频道将持续关注这个意义非凡的行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赵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