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华之崛起而推广航模:专访中航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吴强

2016-04-20 20:02:00 环球网 赵汗青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2016年4月19日环球网无人机频道有幸采访到了中航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吴强。期间聊起了无人机的飞行安全、无人机的安全性认证等等很值得深究的无人机问题。然而非常意外的是研究“国”字头项目的吴总居然对航模说了不少颇有见地的话、对模型展发出了热情洋溢的寄语。所以笔者决定在航模展前夕先把吴总对航模运动的看法分享给大家。而无人机相关的话题则在以后的文章中再做梳理归纳。

 

一、航模不止成为运动、还要成为大众消费品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吴总也是个“老模友”:12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航模、现在家里有不下40架各型航模、办公室里也摆放着航模和相关书籍。然而他却表示他的飞行技术很差,或者说根本没兴趣提高自己的操控技术。他玩航模只是单纯的喜欢飞机、喜欢那种看着它飞行的感觉。所以他最喜欢的飞机是“像真航模”,即看起来跟自己喜欢的真飞机一样的航模。

吴总对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表示希望航模能够不止成为少数人的运动,还可以成为大众消费品。这样普通人也可以满足飞行梦、航模产业可以做大成为经济增长点、国家财政也可以获得更多的税收。但他认为现在的航模推广起来仍然有技术瓶颈,认为现在的航模运动是对玩家的技术要求比较高,所以航模圈里主要是航模专业运动员和“发烧友”这些小众群体,然而,小众运动是成不了可观的“经济”的。如果要改观,航模产品必须有一个较大的调整。简单地说,首先是像、第二是不易摔飞机、第三是不用专业训练就能飞玩出花样的。

吴总认为大众首先是出于对真飞机的喜爱,才在航模上找到寄托,所以,大众喜欢的航模一定要像真,既在外形上像真,也会追求表面材质的像真,例如全金属化、铆钉、仪表盘、张线、涂装等。

这样的航模价格必然不菲,所以,拥有者的大众必然会希望航模不容易摔,会相当容易的起飞和完美地降落,既可以在眼前轻松地欣赏,也可以当做静物摆放,从而成为一种动静结合的收藏品。目前,也只是地平线等安装了平衡仪的航模,初步具备了这样的功能。

第三,彻底改变当前遥控器直接控制舵面和油门的传统操控方式,寻求一种基于目的状态式的遥控方式,把实现目标姿态和动作的任务交给飞行控制系统,从而使自己心爱的航模随心所欲地做出各种酷炫的动作,比如贴地飞行、空中八字、“鹞子翻身”等等。

吴总笑道:会有人说,这还是航模么?这不是无人机了么?其实,大可不必有这样的担心,30多年前,开关通道就是标准的航模遥控器,可是现在的航模界,哪里还有开关通道遥控器的影子,只能在玩具汽车上找到了。因为,技术在发展,今天的航模,放到未来,就可能就是玩具,而当前无人机的技术,将来也只会是航模的一个普通的功能。

“自然,会有专业运动员和发烧友看不上这种玩法”,可是,只有这种轻松的、不需要专业锻炼和大量摔飞机就能具备的“高超本领”,才能使航模成为真正的大众消费品,是否成为专业的航模操纵,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而当前,唯一能够成为大众消费的航模,就是风靡现在的多旋翼飞行器,试想,仅仅大疆售卖的几十万台多旋翼飞行器,又有多少使用者是能够在没有稳定飞控的条件下飞行呢?因为,大众只追求轻松的使用过程,而这恰恰是消费心理的真实表现。

吴总认为,航模商是应当关注到这一点,可喜的是,国内已经有航模商开始认识到并践行这一思想,黄赛就是其中一位,让我们期待他的优秀作品吧!

 

二、航模运动培育科学素养、为国家航空工业培养人才

  

吴总认为,许多孩子会通过航模运动的启蒙,进而有兴趣追溯更多的科学知识。在他小时候,出于对航空的喜爱和航模的爱好,在课外自发了解了许多物理、航空、枪械、导弹、激光等方面的原理知识,尊重科学原理和科学方法,才能具有正确的研究科学的态度而不会有成为“民科”的危险。所以他也非常鼓励现在的孩子们玩航模,并且在航模运动中不断探索背后的科学知识,“中航工业杯”无人飞行器创新大赛中的“航母舰载机全自动着舰项目”项目就是他提出的设计创意。

说起三届“中航工业杯”无人飞行器创新大赛,吴总非常高兴地介绍了竞技赛的项目内容,他认为这个比赛已经基本实现设立的初衷,参赛的大多数航模和无人机队伍都采用“双GPS基站”方案实现了自主着舰,成功地勾住了移动的阻拦索,成功地具备了工程上的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参赛学生和队员经过了锻炼,在项目中就践行了系统工程管理中的结构、气动、飞控、试飞等各方面分工合作的“总师负责制”,参加过比赛的学生无论是后来的科研工作还是就业都表现得相当优秀。

“广义上,这个比赛,也属于航模运动,我们应当鼓励同学们积极参与,不仅仅是因为爱好航模,更重要的是为了今后的国防工业和民生,这也是航模运动对国家的贡献!”

 

三、航模运动为无人机飞行员培养后备军

  

吴总对航模的普及化如此之上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为无人机事业积蓄后备军。他谈到德国在二战前的魏玛共和国时期为了积蓄军事力量而大力发展滑翔机运动,最终滑翔机运动培养出的大批飞行员成为空军飞行员的后备军,这其中不乏王牌飞行员。

他对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表示,大型的固定翼无人机拥有非常长的续航时间,往往需要多组操作人员轮换工作,所以未来的战争中,无人机飞行员的需求是巨大的,而目前军用无人机的飞行员都需要军方自己从头培养、训练成本高昂,他希望以后能通过航模运动的大众化为祖国的无人机事业能培养“后备军”甚至是“主力军”,这样不但对在各行各业无人机的推广大有裨益、还对巩固我国的国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最后,我们聊起本届模型展,吴总说:全力支持!模型展开的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希望这样的航模展不仅仅成为经济层面上交易的窗口,更加着重的是普及航模知识,促发青少年对科学知识的探究,不仅仅体现在航空模型上,还有航海模型、车模等方面,任何一项看似简单的玩具,一旦激发起儿童和青少年的兴趣,将会促使他们向着追求科学的道路上发展。所以,寄语第十七届中国国际模型展,越办越好,也希望环球网无人机频道积极地更加进一步地投入到普及科学知识的洪流中。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赵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