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亿航COO严治庆:亿航加入云体系创新战略联盟,携手共建无人机行业生态圈

2016-04-18 14:19:00 环球网 邓福林 分享
参与

  【环球无人机频道实习记者 邓福林】4月13日,在中国云体系云思维年会中,亿航作为特邀参会的无人机企业,围绕着亿航184,描绘了无人机未来的多个场景应用,展望了无人机对未来城市生活的改变。

  亿航要如何与”云“相结合?如何将184运用到在交通、医疗、旅游等场景中?无人机行业面临着什么政策问题,无人机行业未来又会如何发展?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无人机频道和人民网独家专访到了亿航的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严治庆先生。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亿航是如何跟“云”相结合?

  严治庆:云和端需要很紧密地合作,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平台给了我们大力支持,无人机作为空中的载体和云计算有很自然的匹配,它需要大量的数据采集,尤其在行业应用中,但是单独凭借无人机本身是无法完成的,需要把这些场景放在后端大的载体去处理。从这上面来说,是需要和政府强强联手共同往前推动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非常积极地加入中国云体系创新战略联盟这样的产业联盟当中去,让政府的指导意见更好地支持企业发展的方向,无人机技术及应用专业委员会的成立,也是更好地行业中的领军人物聚集在一起,从技术、政策、行业的角度推动整个无人机行业的发展。

  从亿航出发,三块来看: 先说消费级无人机。对消费者来说最关注的就是安全系统,怎么样可以针对每一个人的飞行体验有一个安全性的保障,这是通过后面的数据做的。我们的无人机是可以用手机操作的,每个人对应的安全级数都是靠手机后面的数据一点一点的告诉客户。每一次的操作,手机端都已经在一点点培养客户后面自己用的产品,在3、5次的开机和应用后,我们知道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是适合他的,什么样的飞行速度是适合他的。在这个过程中,数据和客户是互动的关系。最后客户就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贴心、量身定制的产品。

  针对行业级无人机更是这样,在行业的用户,他们需要是一个飞行平台,解决的是生产力的问题。跟我们合作的专业性企业,他们自身在定位上做得非常好,这样的公司跟我们合作,80%的数据是跑在云端的。这就需要大量的后台处理,通过这样的云端给客户带来生产力的提升。其实无人机行业在经过三年、五年的推动后,硬件会变成红海,每个公司都会有自己的硬件,而最有黏度的是在后面的软件,是在你的软件平台上面,特别是针对你的企业结合。

  那么在亿航184上面更是这样,亿航184是一个智能系统,运用了很大的载体去支撑无人机在上面飞行。怎么保障它的通讯畅通,不会被劫持,不会被干扰,这个需要跟政府的有关部门去合作,调研出大量数据,让我们可以使用。在个行业当中,我们更是一个智能软件的公司,硬件只是作为当中的载体,把我们上升了一个高度。

  环球无人机频道:您在演讲中提到想让亿航184成为解决交通拥堵的一个选择,那么亿航对未来城市是什么样的愿景?

  严治庆:大家可以看到,从第一辆奔驰车的发明,到现在汽车有12亿,而且12亿当中有9.9亿的车全部是通过汽油,所以对整个环境上面的破坏是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而全球四分之一的车都在中国,在北京、三环、四环、五环堵成这样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在这样的环境中,让天空上的飞行器变成大家出行的一部分,我希望是颠覆汽车行业,而不是航空航天。在高空,航空航天行业的飞机能飞两小时、三小时、五小时、跨大洲,是很稳的,我们没有计划去做这块领域。而在低空,让汽车可以飞到天空去,去减轻汽车城市的负载,是我们的方向。这个设想是具备可能性的:首先,从环保上来说,我们全部用的是锂电池,不管未来是用石墨烯还是其它新能源,都还有很大的空间能把我们的续航时间放长;其次,作为每个人来讲,我们不可能去考航空航天的驾照,我们希望把汽车变成自动化,大家都可以开。我在微软16年的时间,那时候在微软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在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计算机。我们现在也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在每个人的家里屋顶上面可以停一辆亿航184"。

  环球无人机频道:在其它场景中又将如何应用呢?

  严治庆:我们现在在物流、医疗、还有旅游观光方面都在推进。旅游观光的推进是很方便的, 比如东南亚岛和岛之间差不多就是二、三十公里,航程在15分钟左右,对亿航184来说续航没有问题。而且岛屿之间下面是海水,没有障碍物和居民区,即使出现任何问题,也不会有很大的损失,所以这个是非常好的试点。而且东南亚有很多小的岛国,对航空航天的管制不是那么严谨,没有像美国的FAA或者是欧洲那么严格的规定。所以在这样一个点对点的地方,可以把我们的产品和场景应用起来。

  再比如说医疗急救,如果有一个载人的机器能很快的到事发现场,把人放到飞行器快速送到医院去,就能争取到宝贵的抢救时间。在这种关系到生命安全的情景,美国的FAA和所有安全部门都愿意给一条绿色通道。

  所有这些场景都需要找到行业当中适合的试点,有试验了之后,才能普及到更多人。

  环球无人机频道:那么普通用户什么时候能够用到亿航184呢?

  严治庆: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地往前推进,难以说定一个确切的时间点。但可以肯定的是,亿航184在行业应用中会很快落地。因为行业应用的场景更加窄且更加可控。例如在物流场景中,有些航线是非常清晰的。比如把货物从城市运到当地山区,我知道从A到B需要多长时间,这条线路和这个场景是一个可控的场景。在可控场景下,航空航天部或者是工信部可以让你去试,只要把这个试点做好了,就可以在中国其他地方去做这个事情。因此我们需要很多的试点去实现和提高,每一个场景很重要,而且这个尝试是一点一点的,而不是一下子就很密集地去尝试。 另外,在推进场景的实现中,我们很重视安全系数,每一个测试环节的数据都要花非常多的时间,因此我们不想刻意制定时间点,一旦有了时间点,大家都是为了这个时间点去推进。我们需要在前面的推动过程中,基础一定要非常稳。我想真正变成一个伟大的公司,大家都能接受的,每一步都要走得很扎实。

  环球无人机频道:公司的三块业务,消费级无人机、行业机、亿航184,这三块业务目前的关系是如何的?

  严治庆:现在,消费级无人机是我们的主要销售产品,体量级很大。虽然我们的远景很清晰,要做亿航184载人的飞机,但是我们企业做下去是靠今天的消费机。而中期肯定是依靠我们的行业机,因为行业应用无人机这个领域,现在还没有领导者,大家全部都是在战国时代群雄恶战,还没有想好怎么样去支持客户,我觉得亿航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

  环球无人机频道:您觉得在整个无人机行业里,还面临着哪些政策方面的问题?

  严治庆:其实之前全球小于25公斤的低空飞行器没有政策规定。当FAA刚刚宣布25公斤以下小型无人机需要使用者注册,第二天我们发布了一个200公斤的亿航184。不过 FAA也很前卫、开明,他们主动说你们的发明很有意思,但是我们一定要有合作。美国的政策环境营造过程中,是有一个技术去推动政策,而不是政策推动技术。就像1886年有第一台汽车的时候,没人知道汽车后面到底应该有什么样的监管机制,因为它要比马车跑得快,当中的安全系数跟马车不是在同一个量级上面的。然后20年后就有第一个红绿灯,30年以后就会有柏油马路,这肯定是通过政策来推动。 今天我们的市场不够大,当有第一台计算机进入中国以后,互联网才刚刚开始,工信部没有任何的规定,说我们怎么管理互联网,通过多年以后,才有了一个很清晰的政策往前推动。

  并且,营造政策环境不单单是我们的努力,这是一个产业的共同课题,难度远远大于我们在18个月中的研发。我们希望的是有一个体系可以去共享这个空间,在一个大平台上面,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优势,可以在天空上面自己的领域发挥光芒。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个先例。

  环球无人机频道:您觉得把飞行交给人更安全,还是交给机器更安全?

  严治庆:这个很有意思,谷歌自动驾驶汽车前段时间撞车了,这不是谷歌自己的技术不过硬,是因为地面的无人驾驶旁边的些噪声太大了,即使他自己能做的很精益,但旁边会有不同的东西带来很大的隐患,你不能预测横行的路人在下一个分钟做什么事情,有太多噪音和不确定的环境因素,这是它最大的困难,并不是它自己的技术不好。

  而在天空中做无人驾驶这个事情非常简单,因为天空就像一张白纸,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政府机构把这个游戏规则定好了,如果像1886年我们出了第一台汽车是无人驾驶的汽车,今天会是怎么样的,速度会是怎么样的?大家会亲自驾驶一个汽车吗?我们做第一台亿航184的时候,可以定这个规则,所以在天空中无人驾驶,比在地上无人驾驶更加安全;第二这个问题更加容易解决。像美国的FAA在上面做了很多的研究,以后就是一个公共平台,我只要在这个大的载体上面,就可以参与进来。我只要参与进来,就可以做这个事情。

  环球无人机频道:您觉得无人机能不能像手机、PC、电脑最终实现人手一台呢?

  严治庆:至少到今天来讲,还没有这么一种普及的概念,但是在三五年以后,如果有一个很小的无人机,把续航的时间延长了,变成一个小伴侣,有太多场景可以可以用到它,但是这种场景到底有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时间点,应该怎么样去发展,目前还是一个探索期。

  这和应用有关。当年PC开始真正变得很普遍的时候,就是当每个人都会操作PC,对这个东西不再陌生了,并且因此提高了自己的生产力,最终PC才变成每个人的应用。现在无人机80%的应用还是航拍上,航拍还是发烧友的圈子,你把玩模型和玩航拍的圈子并在一起,这个用户群体太小了。如何让我的女儿愿意去玩无人机,把真正的小白用户拉起来,这是我们做的事情。

  环球无人机频道: 您对无人机的行业有什么样的思考?

  严治庆:我一直觉得很多时候是行业推动消费者,就连计算机的行业也是一样的, IBM是第一个做PC的企业,它是金字塔型一点一点往下推的,把金字塔的顶尖站上了以后往下推,然后才看到这个变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关注建立行业生态圈。但是要把这个生态圈建起来的话,就要有更多的合作伙伴。不管你是哪家公司,大家一块来努力。我们拥有全球70%、80%的市场,为什么不能一块往前推动?今天整个无人机的行业就几个亿的市场规模,还是很小,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怎么先把这个行业做大,一旦把这个产业做大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邓福林(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