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老模友”David的呐喊(二):还能去哪儿飞?

2016-04-07 14:45:00 环球网 赵汗青 分享
参与

【环球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这里不能飞、那里不能飞,可是到底哪里能飞呢?

“大义凛然”的顽童们

  谈到航模和无人机的各种禁飞与限飞,David和他的老友们都表现出表情凝重。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抱怨法规与禁飞,反而非常支持航模与无人机的监管。他们也很关心无人机乱飞带来的安全隐患。

  David也对最近频频出现的无人机闯祸事件忧心忡忡,他说之前的航模运动的入门门槛是很高的,如果没有一定的水平出门5秒钟就会摔,所以那时候的航模入门都是一个带一个、手把手地教。大家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动手的乐趣,同时了解了飞行器与无线电的各种原理,所以以前的航模爱好者都是非常谨慎的。而假如不谨慎,起飞后就会摔下来也不会伤害到别人。

  但是现在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航模有增稳、有飞控。入门的难度很低,但危险却并没有减少。David形容这就像开车,过去的车只有很懂的人才能开,而现在的车谁都可以开走。所以需要有驾照准入机制、有法规限制。无序飞行的无人机比汽车还要危险,因为汽车在二维平面运动、基本只限制在马路上运动,安全性设计也比较完善;而无人机在空中乱飞,撞到哪里都有可能。

  

  David谈到不久前四旋翼无人机撞台北101大楼的事件,感慨起来现在的操作者对航模原理了解的太少了。“飞机由遥控控制,但是他不知道信号会被遮挡,飞到建筑物背面就遥控不了了嘛!无人机的飞控会让飞机失控后返航,飞控又不长眼,就撞了!”

  现在电影的导演们对航拍原理不一定,不一定懂得怎么布图、怎么取景,有的导演不说怎么拍就要求去航拍。拍完后有发现达不到效果,就又一遍一遍的拍。效果不好也就罢了,可怕的是甚至有导演也不知道无人机的危险,竟然要求去俯冲航拍人群!

  

  David一个劲儿的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们这些飞了许多年航模的人飞飞机之前都非常谨慎,他们知道电池过充容易着火;过放后会鼓包、再充也容易着火;电池充电不能离开人。他们起飞前要各种检查、各种地面测试,起飞后会全神贯注、只在空旷的地方飞。

  这种谨慎的态度与环球无人机频道之前采访过的工业级无人机企业的技术人员们很相似,越专业越懂得畏惧;其它“老模友”们也对此种情况感同身受,许多玩家都在痛斥厂家宣传无人机“到手飞”,说“到手飞”都演变成了“到手炸”。

  David说因为现在航拍行业太乱了,所以许多航拍的活儿都不接了。David的老友们也都表示非常支持国家对无人机乱飞的管理。他们对飞行安全也有说不完的话,环球无人机频道也决定对此再做更深入的调查。

可是,到哪儿飞呢?

  “国家管无人机,可是同时也管了一批原本就不需要管的人”——David说。

  

  David说消费级航拍无人机的乱飞让政策对此管得越来越紧,结果他们玩航模的人也没法飞了。这里禁飞、那里禁飞,可是哪里能飞呢?David又把此与汽车驾驶作比:“汽车的交通规则说新手不能上高速,但是国道、县道可以开。航模运动也不能以堵为主,而要以疏导为主。”他说警察三天两头给打电话,说今天禁飞、明天限飞,这里不能飞、那里不能飞,可是哪里能飞呢?

  

  David的老友们也表示申报无门:“公安说不归他们管;体育总局说这事儿管不了;民航局说这事儿太小了;空军理都不理你。”聊起迪拜精彩的穿越机大赛他们表示那没啥,他们能请到更多水平更高的飞手,但是得不到空管审批也找不到场地。

  对于AOPA的法规,David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觉得单纯靠重量一刀切是不科学的。国外航模运动都是动辄50CC、100cc的,按重量来说肯定超了。但是通过协会的规范管理,运动进行的很安全、也很多彩。David的老友们提出可不可以像国外那样,规定些场地由行业协会来规范管理,把飞行限制在那个区域里。比如自环球网为中心,呼吁建立一个规范化的航模运动组织。

  航拍无人机一枝独秀的状况影响的不止是航模运动,工业级无人机亦受牵连。许多行业用户也在向环球无人机频道询问哪里能飞?怎么飞?许多电力巡线、环保监察甚至是公安与消防的救援无人机也变得起飞难。

  

  现在再看领我们进门的这架小穿越机,童话气息的背后是无奈。“没办法,到处禁飞,只能在屋子里玩穿越机了。”只是屋子里能玩FPV、屋子里能娱乐,那屋子里能巡线、屋子里能环保监测、屋子里能救援吗?希望对于无人机的法规管理能更完善,也希望航线的审批能有个更高效的方案。

责编:邓福林(实习)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