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用户血泪讲述植保无人机的坑(上):购机篇

2016-03-28 16:00:00 环球网 赵汗青 分享
参与

【环球无人机频道 记者 赵汗青】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教导过我们:“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如今随着无人机技术的发展,极飞、高科新农、零度、大疆乃至无数家不知名的无人机企业或者工作室都推出了自己的植保无人机,但技术宅们设计的无人机到底适不适合种田就不好说了。

   好在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争论出了一个共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植保无人机都要什么问题?什么样的植保无人机才是好的无人机?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人们最有发言权。所以环球无人机频道这次决定直接与在田间地头进行飞防服务的创业者们“取经”,聊聊植保无人机行业的痛点、说说无人机飞防服务创业过程中的辛酸血泪史。

 

一、机型的纠结

现在运用于植保的无人机有电动多旋翼、电动直升机、油动直升机。具体哪种机型合适众说纷纭。

一直在田间地头做飞防服务的北京中禾农泰航空科技是电动直升机的坚定支持者,负责人王永忠在接受环球无人机频道专访时表示:直升机的限制少,单旋翼的下洗气流强劲而稳定、可以打透更茂密的枝叶,施药效果也好。直升机的机械效率也高,一块11000毫安时的电池全寿命能喷5000亩,多旋翼能使用3000亩就不错了。另外直升机虽然操作比较复杂,但是本身机械的可靠性还是很好的。

   

 

对于多旋翼,王永忠不以为然:多旋翼的限制条件太多,几个旋翼的气流相互干扰,许多茂密的经济作物都打不透。在海南等地主要就是经济作物,根本使不了。

但在新疆从事飞防服务的一名创业者则持正相反的看法:直升机的操作太困难了,而植保行业现在飞手又比较稀缺、优秀飞手更少。菜鸟操作摔机的概率比较大。另外直升机的控制原理复杂,工业级直升机飞控太贵、消费级无人机厂家的飞控可靠性又太差。

对于油动直升机,支持者不多,就连电动直升机的支持者也鲜有看好油机的。王永忠说:油机还是不确定因素多、维护保养也太麻烦;而且油机的散热也不好,植保作业又多在炎热天气;此外油机的污染也比较大,更为重要的是:现在随着安保管理的严格,散装汽油越来越难以加到。

但油机也不乏支持者,其实在日本雅马哈RMAX油动直升机在植保方面的应用非常成功,笔者听到过无数人说rmax飞得好。支持者认为油动直升机一个是可以达到更大的载荷与更大续航,另一方面加油远比伺候电池简单、汽油也比备用电池便宜得多。

 

二、载重大小的彷徨

  

一般对无人机飞防没有接触过的农民或是创业者,在咨询植保无人机时第一个问题会是:“请问载重最重的无人机是哪一种?”紧接着他们会问:“这个机子多少钱?”听到回答后就会把电话挂了。

载荷大的飞机实在太贵了,然而植保无人机作为一个农具、一个劳动工具,是有一个效费比问题的。一架无人机的报价很好得到,但载荷与效率有多大关系呢?

王永忠说:还是有关系的,多旋翼一般一天300亩以内;他们用16公斤的电动直升机一天可以喷400亩;用20公斤的直升机一天可以喷500亩。去年9家植保植保无人机企业PK的时候,总参60所的油动直升机Z-3,一小时就喷了150亩!

但是事情又没有这么简单,一方面是载荷越大越贵,总参Z-3的售价超过50万。而且载荷特别大的多为油动直升机,油机的持续作业能力没有得到使用者们的认可,他们都认为:大型油动直升机适合较大面积的农场,飞1-2小时就收工。

业内人士表示:“另一方面电动无人机还需要考虑电池的续航与药箱的使用时间的协调,今年沛县的植保机PK中,5KG载荷的机子与10公斤的MG-1效率都半斤八两。”极飞也表示一款无人机的载荷是通过科学确定的,并非单纯越大越好

但是沛县的PK中确实有一型无人机表现欠佳:因为现场风大,有架飞机抗风性不好而成绩垫底。

在新疆进行植保创业的蔡建江还说:相较于载荷与续航力,定高和速度与药泵流量的匹配对作业质量更关键

 

三、可靠性之殇

  

可靠性是第一的,航模干不了农活。之前用电动直升机配某消费级厂家的飞控,事故率非常高。”——在新疆从事无人机飞防服务的创业者蔡建江说。

在此之前笔者已经听到过有从事飞防服务的创业者抱怨事故率高:“所用的机型事故率稳定在1%,一天飞30个架次,3天几乎肯定会摔一架。利润都被摔掉了。”而蔡建江表示这样的可靠性绝对不算最差的……

业内人士表示无人机飞防服务对于可靠性的要求很高,一方面使用强度大、操作粗狂,太娇气不行;一方面植保作业的成本压力非常大,摔一下都是钱;另一方面飞防是在与大自然做斗争,留给作业的时间非常短,要是关键时刻机子坏了那庄稼很可能就受灾了

  

在多旋翼植保无人机领域内,大多数业内人士都更青睐这种简陋的骨架式多旋翼。他们表示这样的机架虽然性能参数没有一体成型的机子亮眼,但是不用开模、成本低廉,而且摔机后方便局部快速替换零件。看来大家都已经做好了摔的觉悟了。

除了无人机飞行安全方面的可靠性,喷药防治效果的可靠性也是一方面。有些服务者对环球无人机频道说:他们严格按照标准喷药量、按照防治要求作业。有些企业则把机子开得特别快,一下扫过好多亩,但是效果不敢恭维。

 

总之:植保无人直升机的选择还是个很令人纠结的问题,要考虑的项目也远非一两个参数那么简单。最后将一句蔡建江的话送给大家:“植保无人机的坑,现在只能找浅一点的跳。今年创业还在继续,盼望行业尽快发展,大家不要成先烈。”

责编:赵汗青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