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洛特李强:固定翼无人机也可以成为消费级

2015-12-18 08:0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张衍飞】经过十年的奋斗,我国无人机技术水平已经上升至世界的前列。一条消息足以证明——今年7月,商务部官网发布公告,为维护国家安全,对部分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和高性能计算机实施出口管制。相关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如要出口,需获得商务部签发的许可。以前都是国外禁止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现在轮到我们限制高技术出口了。

  十年前,一家军工企业的研究员李强作出了辞职的决定,开创了自己的无人机企业。这十年是他艰苦创业的十年,也是他见证中国无人机产业发展的十年。

  十年前为什么要辞职?十年中让梦想开出了多少花朵?今天的他对于无人机产业又有哪些新的思考?12月16日,环球网记者走进了位于亦庄经济开发区的北京普洛特无人飞行器科技有限公司,对公司总裁李强进行了专访。

  环球网记者:2005年您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稳定的军工企业,创立北京普洛特无人飞行器科技有限公司。回首十年路程可以证明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李强: 10年前,国内外应用无人机的需求很大,但是相关产品较少,无人机飞控系统更是匮乏。我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书期间主修的是飞行器设计和控制系统等课程,所以一早就看好无人机这个潜在的市场。当年国外持有无人机飞控技术的企业大多对中国处于禁售的状态,基于这些综合因素,我决定辞去军工企业稳定的工作,创立北京普洛特无人飞行器科技有限公司。经过10年的发展历程,从公司的经营现状和取得的成绩来讲,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

  环球网记者:普洛特无人机参加过哪些大事件?

  李强: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工作中,我公司无人机系统为堰塞湖的抢险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数据。在一些载人直升机不能进入的危险区域,普洛特无人机进行影像数据的采集,为地震救援提供依据。辽宁的一次石油事故中,普洛特无人机对海上石油扩散进行了数据采集。10年间,公司圆满完成过多次重大事件的调查工作。

  环球无人机:普洛特无人机的市场占有率是多少?

  李强:公司最早与国家测绘研究院合作研发控制系统,应用在无人机和无人飞艇的测绘航拍工作中。因为公司起步较早市场中同类竞争产品较少,所以公司在无人机测绘航拍市场占有率达到8成之高。

  环球网记者:曾经有过对行业发展的误判吗?

  李强:公司曾历时一年多研发出一款相机嵌入式两公斤手抛级无人机。当研发完成之后,更高级别的相机出现在了市场,更多航测需求被业界提出,我们的产品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于是尽快研发升级换代产品,提升续航能力和技术品质来弥补之前的不足。类似这样对市场应用需求把握不准的时候,就会让生产研发工作进入误区。

  环球网记者:把无人机市场比作一个学校的班集体,您认为普洛特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

  李强:我们一直致力于无人机飞控系统的研发,飞控系统是无人机的“大脑”,所以在无人机这个“班集体”中,我们公司应该是技术科代表的角色。

  环球网记者:您认为航测无人机应该有全自动“傻瓜”式的航飞能力,这一目标的技术壁垒是什么?公司正在哪些方面努力?

  李强:公司为了实现全自动无人机的研发目标,第一个攻克的难点是动力系统,将以往汽油动力改为电能动力,续航时间减少但是省去了汽油发动机繁琐的保养。第二个技术难点是,将以往弹射架的发射方式升级为无弹射架的橡筋发射,省去了弹射架的运输问题。如今,普洛特无人机做到了橡筋弹射、自动起飞、航测路线智能规划,航测完毕后自动打开降落伞着落这一系列的全自动飞行作业。能做到全自动的作业飞行,也说明了普洛特的飞控系统是品质过硬的。

  环球网记者:为何您说航测无人机会一直保值在几十万元的价格,而不是越来越廉价?

  李强:航测无人机所需要的航测相机在不断的更新换代,这类相机属于高端产品,好一些的相机价位都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航测对于无人机本身的可靠性要求较高,尤其是在城市上空航测时容不得半点闪失,这就需要高端的传感器和配件,为了保证这种可靠性,随之而来的就是成本的提高。所以说,航测无人机将会是测绘产业中一个“保值”的产品。

  环球网记者:网上关于无人机产业泡沫论的文章,您怎么看?

  李强:现在市场上销售量较多的无人机,主要是视内可见的遥控飞机,因为价格较低,功能简单易操作,比较容易让消费者接受。这些飞机生产的技术难度不是很高,大多为开源的飞控技术。如果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没有核心技术的情况下,仅是改变无人机的外观而使用开源技术,那么这个市场的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未来也会存在一定泡沫性。

  消费级无人机和工业级无人机市场不同,消费级市场是有限的,而工业级市场除了航测以外,农业植保、电力巡线、环保监测等领域的市场都很广阔。如今掌握飞控技术的企业太少,而稳定的飞控技术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所以说工业级无人机从行业应用、技术研发上都有很大发展前景。

  环球网记者:公司主打产品,飞行控制系统UP10、UP20、UP30、UP40,在升级的过程中提升了哪些能力?

  李强:一方面是,升级传感器代替原来的硬件,可以让无人机更好的获取飞行数据。第二方面是,提升无人机姿态的算法和飞行控制的方法,达到更高的稳定性完成更多复杂的任务。第三个方面是,提升软件系统,让无人机更加智能化的规划航线,以往需要手工画出每一个飞行的转弯点,而现在只需要设定好航测区域,无人机就会根据航测任务的需求、制图像素的需求智能的规划出航测路线。

  环球网记者:大疆、零度宣布进军农业植保领域,如果未来有其他无人机企业进军到航测领域,普洛特靠什么稳住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呢?

  李强:与多旋翼无人机不同,航测无人机多为固定翼。如果一家企业要进军航测领域,首先要研发固定翼无人机的飞控系统,这个研发过程是具备一定难度且需要一定时间的。想要进军无人机航测领域有两个途径,一是采购固定翼机体和普洛特的飞控系统。第二个途径是自主研发固定翼飞控技术,我们积累了10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如果一个多旋翼无人机企业想要进军这个领域,其难度可想而知。

  环球网记者:公司正在积极参与太阳能无人机的研发和测试,有哪些考虑?太阳能无人机具备哪些实用意义?

  李强: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了载人的太阳能飞机,近期新闻显示已经完成了环球飞行。随着太阳能板的技术提升,比较小的面积就可以为无人机提供动能。普洛特第一步将研发一款续航4小时左右的太阳能无人机,第二步我们将在这个基础上研发24小时昼夜飞行的无人机。

  太阳能无人机具有节能环保的优势,并且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动能,遇到紧急事件时即使在偏远山区作业飞行,也不会受到电能的制约。

  环球网记者:您曾说过,普洛特公司在不放弃原有航测无人机市场的同时,积极探索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这是怎样的一个想法,未来将有哪些规划?

  李强:刚才谈了很多固定翼无人机和飞控系统的话题,其实工业级多旋翼飞控系统我们也已经有四年的经验。公司与军方合作开发的高端军用多旋翼无人机飞控系统,在近期武警反恐任务中起到了很好的侦查作用。

  未来我们的发展方向,一是做好多旋翼无人机的飞控系统,一个是做消费级固定翼的无人机产品。

  消费级多旋翼无人机已经大量的出现在了市场上,所以未来我们将选择消费级固定翼无人机的方向发展。这种产品的定位有两个侧重点,一方面是无人机和航模爱好者,另一方面我们将为产品加装第一视角的镜头,让用户体验固定翼带来的高空高速的视觉享受,这种体验是多旋翼无人机无法做到的。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