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玉宝:中国无人机能否领先世界 企业要自问自答

2015-10-22 09:21: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张衍飞】无人机以出其不意的速度,进入到了你可以所想象的各个领域,媒体关于无人机的报道频率也越来越高。但是,无人机如何避免“黑飞”,为何有些地区禁飞?无人机爱好者多有不明。为何有些无人机企业只融资不生产?中国消费级无人机是否可以一直领先世界?
  
  针对这些无人机爱好者关心的问题,环球网记者采访了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执行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
  
  环球网:我国无人机产业发展迅猛,但是“北上广”大部分区域的禁飞管控让无人机持有者和爱好者不知如何应对,您怎么看?
  
  柯玉宝:我国通用航空发展较晚,所以对于空域管理比较严格。目前,我国空域从零到无限高都是管制空域。所谓管制空域就是从地面到天空无限高这个区间,只要飞行航空器都需要批准。我国空域管理的实施管理单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如果飞行不经过申请,就会杂乱无章影响民用和军用航空的正常运行。以首都机场为例,国庆前夕每天起降1915架次,一天24小时抛开深夜4小时主要为货机和国际航班,其余的20小时不满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飞或者降落。无人飞行器影响首都机场正常起降的事件还是存在的。无人机不按照规则飞行和操作,如果与客机发生危险接近和相撞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一架无人机影响不大,几千架上万架无人机在天空“黑飞”,即使不在机场和军事禁区周边飞行,在人口稠密区域飞行,那也是件可怕的事情。
  
  环球网:网传“北京六环以内禁飞”,真的不可以飞吗?
  
  柯玉宝:近来,因为一些“黑飞”造成的安全隐患,空军、民航、公安等单位在“北上广”做出了相应的临时性规定。你提到的“北京六环以内禁飞”,这个文件我们没有看到,有些组织和个人可能这样相传,尤其是大疆无人机飞控系统与GPS进行连接,六环以内不能起飞。北京六环哪些区域可以飞无人机,空军、民航、中国AOPA等单位正在积极制定方案,方案出台以后我们会及时公布。现阶段,只要按照程序申报,给了一定范围和高度,无人机也是可以飞的。
  
  环球网:如何解决无人机飞行遇到的政策阻碍?
  
  柯玉宝:针对轻小型无人机和航空器,我们推出了“掌上优云”手机APP,其功能包括航空器注册、飞行报备、气象服务等,该系统已经上线试运行。下载安装后,无人机飞行地点、驾驶员、高度、速度、飞行航线等数据都通过网络被一一记录,如同给无人机配备了一个“黑匣子”。这个系统也为无人机遇到事故后,保险公司展开理赔业务提供依据。无人机企业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了解其产品的飞行数据,进行大数据统计。
  
  在这个系统中我们将地图划定为禁区、限制区、危险区、机场进近管制区、人口稠密区、重点地区等。
  
  当无人机驾驶员输入相关地名,系统就会提示是否可以飞行。如果强行飞入禁区,管理单位的显示屏和个人手机将会同时报警,无人机也会碰到“电子围栏”被迫返航。
  
  环球网:前几日,一则报道称国内无人机企业7成都在亏损,协会获得的数据是怎样的?
  
  柯玉宝:除了个别无人机企业,国内大部分无人机企业都是刚刚起步,会有前期筹划、生产、销售的周期,所以不可能每个企业都能做到马上赚钱。无人机企业前期投入较大,近期来看亏损企业居多。但是我国也有经营良好的无人机企业,国外经营不善的无人机公司倒闭后,甚至成了我国企业的代理公司。
  
  环球网:无人机产业发展存在泡沫吗?
  
  柯玉宝:无人机与传统航空器不同,随着IT和网络技术的发展,无人机被植入了互联网成分发展非常迅速。现阶段无人机已经应用在了大数据统计、农业植保、城管、环保、公安、消防等领域,甚至国庆假期旅游景区也在用无人机分析游客数据进行游客疏导。
  
  国际民航组织年初宣布,2018年将出台“客货运无人驾驶航空器的法律法规指导性文件”,我国也在积极参与文件的起草。无人机和无人机驾驶航空器发展的方向很明确,我相信无人机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针对网上“无人机产业泡沫”的言论,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看法。
  
  环球网:个别无人机企业只融资不生产,您怎么看?
  
  柯玉宝:一般科研项目是从大学和研究所发起的,这里的人员拥有智慧和技术,想要把技术变为商业产品,就需要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拥有相关技术和研究成果的人,大部分没有资金实现自己的目标,这就需要融资、众筹。企业融资之后肯定要对资金投入者负责,企业经营的好与坏也会遵循市场的发展规律。只融资不大规模生产或许是企业前期阶段的发展需要,或许是商业保密、技术保密的需要。
  
  环球网:是否有企业借助无人机概念炒作并寻求融资上市?
  
  柯玉宝:任何一个产业都存在个别投机行为,国内大多数无人机企业还是想做实事的,还是积极向上的。即使有些企业存在投机行为,最终也未必能达到预期的目标。
  
  环球网:国内无人机产业健康、良好的发展,中国AOPA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柯玉宝:国家在转变职能,近两年政府已经取消了大量行政审批手续,目的是弱化政府的管理职能。世界发达国家的政府主要职责是出台法律法规,真正引导行业发展的是协会,中国正在努力转型。我们协会作为民航局的试点,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系统驶员管理工作委托给协会。管理工作包括训练大纲、训练质量、训练机构的审定,理论考试和实践考试、颁发合格证等工作。经过两年的实践,证明这样的工作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我们协会已经在全国建立了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执照的管理平台。全国已有40多个训练机构,一年时间培养出了包括驾驶员、机长、教练员在内的持照人员1000多人。近期我们举办了第四期民用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培训班,参加培训学习的代表热情非常好。
  
  中国AOPA针对航空器拥有者和驾驶员致力于三项工作,一是驾驶员培训管理,二是空域管理,三是适航的工作。我们愿意积极做好民航局的帮手,做好企业与局方的桥梁,做好无人驾驶航空器和拥有者的服务工作。
  
  环球网:协会未来有哪些规划?
  
  柯玉宝:一是要保质保量完成民航局下达的任务和研究课题;二是开发相应的软件增值服务为企业减负,让企业将更多精力放在研发生产中;三是宣传普及航空文化,让航空器拥有者和使用者学习法律法规,遵守飞行制度,避免飞行事故。
  
  环球网:中国消费级无人机现在是世界领先,我们还能领先多久?
  
  柯玉宝:我国在民用消费级无人机的发展上确实超过了欧美,但是行业使用的无人机还是有些落后。无人机行业的发展速度与市场需求量成正比,企业的发展速度与自身产品质量和受欢迎度成正比。有些企业经营的过程中垮掉,有些企业不断的壮大,优胜劣汰这是发展规律。之前,与无人机企业领导人交流中,有人问过类似的问题,我的回复是“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只有你们企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