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无人机操盘者:大疆现在只是个大航模

2015-05-24 09:47:00 搜狐财经 分享
参与

  春节前后,大疆公司1%的股份号称价值一亿元人民币,三个月后媒体上这个数字涨到1亿美元。你很难将市场给DJI如此高估值的原因归结于一个单纯的“低门槛民用无人机”概念,但如今为这个概念买单的,无疑也是大疆。

  否则你怎么解释会出现SB-DJI.COM这种网站?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为何很多四轴无人机爱好者黑大疆”,问题本身是否合理不论,回答里大疆无疑是又被结结实实,有理有据地黑了一把。

  “产品事故率高,客服态度忒牛逼,到手即飞的产品带来一批令人无奈的小白用户,低成本造价制造出的民用航空设备安全性无法保障,快速迭代的产品研发模式在航空业根本就是作死……”

  明摆着,黑大疆的人里,有一大部分来自于传统工业级无人机的从业者和玩家,如今市场上,航模厂家装个飞控就敢宣称自己做的是无人机,这显然令他们无法接受。在老牌从业者和玩家那里,无人机不是大航模,无关泡妞的礼物,也不是资本吹起的百亿泡泡。

  老闫原名闫殿武,此人性格很好,四十出头,有博士头衔,说话嗓音酷似凤凰卫视名嘴窦文涛。此前他有近十年时间供职于中科院遥感所,是国内第一代民用无人机研发营运的从业者,巅峰时期旗下拥有国内最多的30多个机队,汶川地震时第一批飞进灾区承担拍摄任务,他也曾在采访后措辞不当,被有关职权部门斥为“泄露国家机密”。

  行业先行者的代价当然大,国内航空全严管的背景下,执行野外航测作业时动不动就被抄。老闫接过一个鄂尔多斯9.8万平方公里范围的勘测项目,30多个机队飞了两个多月,期间遭遇过大同空军和鄂尔多斯公安局“双面夹击”。

  老闫说,有时会怀念一起工作的那些人,工作起来常年不着家,有人爸爸是某大博物馆的副馆长,可哥们就喜欢一年到头开车到处跑。前年冬天有人操控无人机闯首都机场被刑拘,老闫看了新闻顿时一惊,姓牛的那位不就是当年带队进汶川的队长嘛!

  所有的告别都是突然而来,虽然这家公司曾经做到几乎行业垄断,但老闫和兄弟们没能等到工业级无人机的爆发前夜,已经有些年纪了,老闫回忆起来并无意煽情,撒把黑皮(微信号SubHype)替他把故事讲给你,听听看。

责编:徐璐明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