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左鸣:中航工业要如何找钱?跨国并购不停

2015-03-27 08:18:00 英才 分享
参与

   中航资本、中航飞机、成飞集成、中航动力、中航机电、中航重机……这些2014年中国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军工股,全部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工业)旗下的上市公司。

  拥有29家境内外上市公司、集团资产总额高达7846亿元,资产证券化率超60%,毫无疑问中航工业是央企之中最善舞资本的一家公司。

  依靠资产证券化为庞大体量的中航工业搭建一套“造血干细胞”,在其掌门人林左鸣来看,也是行业特性所致。

  虽然国产大飞机大型运输机参加了第十届中国航展,C919客机和蛟龙600水陆两栖飞机这两款大飞机在2015年都进入总装阶段,但在航空发动机这一核心层面,中国航空工业与国际巨头仍有不小差距。对于想要后发制胜的中航工业来说,航空发动机这个需要巨大投入的产业,资金问题仍是最大的拦路虎。

  “中国发动机技术的发展速度在于我们能有多少钱可以拿来‘打水漂’。”林左鸣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坦言,投资大、长周期、实验性等发展特点,让发动机制造成为不折不扣的“烧钱”行业。

  中航工业要如何找钱?

  据公开资料,中航工业从2008年到现在,旗下上市公司筹集资金达到了380亿元。而未来,“中航系”上市公司都会进一步明确业务增长点,并通过资产注入、整合重组等方式,提升中航工业的资产价值,并融得更多资金。

  显然,仅靠航空主业自我造血来推动航空的不断发展很困难,所以中航工业采取产融结合、军民融合的思路,倚重非航空的民品或者服务业赚钱,再反哺主业。

  受军工领域保密性,高度政治性,以及国防特性的影响,军工企业往往给人神秘、封闭的印象,而林左鸣却要打破这种固有格局,以开放的姿态,实现融合发展。

  自执掌中航工业以来,林左鸣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引导优势非公有企业进入军品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加速军工和民用技术相互转化。

  距离自工业时代越来越近,像中航工业这样的高端制造业是否要整体升级换代?面对日趋紧迫的资金压力,其资产证券化是否提速?频繁的资本运作,筹措到的巨量资金将流向何处?中国的航空产业,最终能否避免俄罗斯式陷阱?从全产业链发展到全价值链变革,在新一轮市场化改革大幕拉开之际,拥有最多公众公司的中航工业无疑给市场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中航系资产重组

  长期受思维定式和陈旧机制制约,中国军工企业资产证券化率仅为30%。

  相比发达国家的军工企业,譬如GE、洛克希德马丁等基本实现整体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绝大多数中国军工企业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往往只是其资产的冰山一角。

  2014年,国内A股市场中,军工股在提升军工资产证券化率的大背景下,资产注入预期增强,相关股票全线上涨,为牛市行情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这其中尤以“中航系”最为抢眼,有市场人士评论:“资产重组看军工,军工改革看中航”。

  2014年开始,中航系旗下上市公司资产运作令人眼花缭乱。“中航工业IPO的需求已经不大,尽管中航系的上市公司市盈率普遍偏高,但是概念强。”业内分析师判断,现在正是中航工业进行资产重组的最佳时机。

  按照资产证券化达到80%的目标,中航工业的资产整合势必驶入快车道,核心逻辑是按照各自业务板块进行专业化整合,将资产逐步注入上市公司,形成专业资本平台。

  一个板块一个专业平台,中航飞机(000768.SZ)是飞机业务平台,中航动力(600893.SH)是发动机业务平台,中直股份(600038.SH)是直升机业务平台,中航电子(600372.SH)是航电业务平台,中航机电(002013.SZ)是机电业务平台。近期关注度很高的中航资本(600705.SH)将是集团的金融整合平台。中航国际控股(0161. HK)则是非航空产业多元化的平台。

  这样的整合思维,取经于美国通用,GE是一个有若干业务板块的集团公司,不同的业务板块通过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实现进退。

  “GE是整体上市,而中航工业则要化整为零,分别运作。”中航工业的战略意图明确,将各业务板块都做成上市公司,中航工业母公司则主要承担战略管控与财务控股。每个上市公司设立一个独资平台公司,专做孵化与承接。

  到目前为止,中航工业已经完成了运输飞机、直升机板块的专业化整合,以西飞国际整合西安飞机公司、陕西飞机公司等相关运输机类,公司名字已经由“西飞国际”更名为“中航飞机”。

  直升机板块方面,哈飞股份此前公告拟向哈飞集团等定增1.92亿股,购买昌飞零部件100%的股权、惠阳公司100%的股权、天津公司100%的股权、昌河航空100%的股权和哈飞集团直升机零部件生产相关的资产;交易完成后,基本实现直升机业务板块的整体上市。哈飞股份也更名为“中直股份”;发动机板块,通过收购相关资产,航空动力已更名为“中航动力”。

  而其他几大主业板块也都在为各自的上市筹划相关的资产整合。备受热议的成飞集成整合沈飞集团、成飞集团和洪都科技三家公司的股权虽未获批准,但将防务板块进行专业化整合正在不断深入。业内也普遍认为,军工资产证券化是军工资产发展,军工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然趋势。

  中航电子董事长卢广山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市场化改革是一个大的方向,也是必由路径。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来推动企业的转型升级,才能满足企业发展的要求,激发企业发展的动力。集团推进改革,林总用了一个‘倒逼’机制,通过上市和资本运作来解决市场化机制体制的创新问题。”

  中航工业正在按国家相关政策推进事业单位非经营性资产向经营性资产的转化,实现市场化运营。

  2014年6月19日,中航电子披露公告,中航工业拟将持有的中航航空电子系统有限公司即航电系统公司100%的股权委托给中航电子管理。实际上,航电系统管理的最核心的资产为五家科研院所,包括雷电院、光电所、上电所、自控所和计算所。

  军工科研院所改制一直被认为是未来3-5年军工行情的主要催化剂。“这五个研究所是航电的排头兵,在研发、设计、技术创新等方面引领着航电未来的发展,五个研究所对整个航电产业的发展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如果把五个研究所考虑进去,上市公司的市值必然又会提升一大截。”卢广山表示,他很期盼相关改革政策的到来。

  与航电板块类似的机电系统也在推进资产整合,中航机电已于2013 年底托管集团旗下18 家公司在内的机电资产。去年11 月7 日,中航机电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整合航空机电产业,拟使用自有资金向控股股东中航机电系统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收购新乡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武汉航空仪表有限责任公司、贵州风雷航空军械有限责任公司和贵州枫阳液压有限责任公司以及 Kokinetics GmbH 等五家企业全部经营性资产。

  有券商研报分析认为,公司作为中航工业旗下航空机电系统业务平台,股权收购完成后,公司产业链将得到完善。几家标的公司经营情况良好,也必将对公司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此外,南通科技的“民转军”并购事件则开启了中航工业资产证券化的新路径。南通科技通过收购中航复材、优材京航和优材百慕的100%股权,成为中航工业旗下专业从事航空新材料业务的资产整合平台。中航高科借壳南通科技,中航系也有望再添一家上市公司。

  值得关注的还有中航资本,其肩负整合集团金融资产的重任;中航国际则是以港股上市公司中航国际控股为平台整合旗下资产,尽管由于相关政策以及海内外资本市场不同的体制制约,资本运作受到阻碍,但集团推进资产整合的方向没有发生变化。

  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中航系的整体表现获得了投资者认可,林左鸣则向《英才》记者表示:“我做上市公司运作主要是两条:一是把有后劲的资产装进去;二是利用中航工业的品牌优势,打预期和概念牌。”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