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西双版纳庄林海:植保无人机效率这么高 为何农民难接受?

2017-07-05 08:37:00 环球网 银涛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银涛】现如今,植保无人机帮助农耕早已不是圈内的新鲜事。和传统农耕相比,它可以实现人机分离作业,高效安全、节约劳力,和大型农机相比,它又适合当前我国国情下农民自主经营、种植分散、土地规模不大的区域作业。而植保无人机到底给农民带来怎样的变化?近日,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记者采访了几位来自全国各地一线的飞防工作人员,听他们讲述和农业植保无人机之间的故事。

  今天第一位采访对象是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的一线飞防工作人员庄林海,可以说他是当地农业植保无人机的先锋。庄林海的家乡勐海县,位于云南省西南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西部,气候湿润, 是闻名中外的“普洱茶” 的故乡和中国产茶最早之地,四季适宜水稻生长,盛产优质米,自古有“滇南粮仓”之称,也是国家级粮食生产基地和糖料基地。因勐海县作物地势平坦,称得上整个云南省最适合使用植保无人机的地区。但当地的农民起初对无人机了解几乎一无所知。

  

  庄林海在进入植保领域前是名航模资深玩家。本身拥有十多年航空模型飞行经验,固定翼和直升机特技飞行都玩转得很溜,自然对植保机不感陌生。在考察到家乡农村实际作业情况以及了解国家对推进机械化农耕有利好政策后,庄林海决心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2016年,他结合手头资源成立了当地第一家飞防公司,其主要生产工具是大疆农机MG-1。

  

  一 、忐忑初体验但小有成效

  过去靠人工作业,水稻人均一天只能作业10亩,而且还要承受农药带来对身体的伤害,也会影响农民外出打工的收益。 但毕竟庄林海没有做过飞防工作,也不知道这个植保机到底能起大多作用,更不知道乡亲们对这个新鲜玩意儿是排斥还是接受。2016年6月第一次外出作业,庄林海怀着忐忑的心联系了勐混曼国村委会的熟人,熟人愿意拿出自家2.8亩的水稻地给他们实验—用无人机打药,使用的是熟人自配防治稻飞虱药剂。

  说飞就飞,随着植保机往田间起飞的嗡嗡作响,立即吸引了周边村民的停驻。很多人在议论无人机本身的同时,更是对无人机上的10容量的小药壶一次飞行就能覆盖10-15亩地感觉不可思议。作业过程很顺利,飞机一落地,农民就跑到田边去看害虫有没有死,当看到农民都在点头称好时庄林海悬着的心才算落地。当时这位熟人很高兴给了实验打药劳务费28元(水稻实验 10元/亩,水稻15元/亩),并称赞有了植保机后他们种地要省心省力很多。

  

  庄林海对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记者说道:“ 自从农业无人机进入我的家乡以来改变了很多传统的农业种植方式,以前人工作业一天10亩左右,现在有了无人机,理想条件下一天可以作业500亩地,不知提高多少倍。此外,最明显变化是当地年轻人终于可以安心外出打工或是投身经济效益更好的产业中去,而驻守的老年人称植保无人机的出现就是他们的福音,毕竟这年头,很多人真不愿意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了。”

  二 、现实骨感但偶遇贵人

  第一笔28元的试验费对庄林海来说更像是兴奋剂,尽管彼时的他每个月稳定收入已不低,内心更对植保行业充满信心和渴望,但很快庄林海就面临两个现实又棘手的问题:

  1、对无人机轻车熟路的庄林海可是对无人机配药一无所知呀。植保机作业的好坏一方面要求无人机定高、定速、药量均匀、航线规划合理、无漏喷重喷等,另一方面农药必须要适配植保机并且还得用对才能药到病除。当初庄林海就遇到了大量粉剂的农药,高度浓缩在10升的药壶里稠的像泥浆一样根本无法喷洒,也遇到过农民自配的药剂一点效果都没有。

  2、虽然第一笔试验成功,但如何在短时间内让大部分农民认可并接受植保无人机依然是庄云海最头疼的事情。

  幸运的是,庄云海不久就巧遇贵人。勐海县植保站田维奎田站长,在了解到项目和问题后很快对其提供了帮助及支持。为了推进农业植保机成功落地,田站长一方面把县里有实力的经销商介绍给庄云海,由其提供专业人员进行选药配药,庄继续负责植保无人机使用及飞行。另一方面田站长也帮忙向县里的种田大户推荐植保无人机,介绍植保机的优势。很快在1年不到的时间内,庄林海团队的作业面积达到了20000亩,其中甘蔗2000亩,水稻18000亩,同时,无人机植保也没有发生过一起药害并且效果远远好于传统农药喷洒。    

  三、 前景广阔但任重道远

  庄林海在进入植保领域之前对行业摸过底,最终选择了他一直信赖的大疆农机作为合作伙伴。在选择机型方面庄林海有自己的看法。和直升无人机相比,多旋翼无人机更稳定、更易操控和便携。直升机则有点算5年前过时的产品,它的飞行特效很难在植保领域保持优势。

  可靠和自动化是庄林海认为比较符合目前植保无人机发展的趋势,载荷当下可以作业10-15亩/次就很满足了,毕竟载荷越高飞机越贵,二来运输也麻烦。

  

  从2016年6月到今年4月,庄林海所在公司总作业面积达到2万多亩(上文有述),这对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新兵而言成绩斐然。与此同时行业也处在快速发展阶段,很快,2017年小小的勐海县就出现最多9家植保队同时竞争的现状。对庄林海而言,他坚信不管哪个行业落后的生产方式定会被先进的方式取代,出现竞争反而证明选择没有错。他们的经营理念不是打垮谁,而是共赢。打垮对手很简单,无非价格战最终两败俱伤。今年年初,庄林海就和当地多家植保公司和植保队建立植保联盟,通过统一价格和确定行规来保护市场,小心保护这个新兴的行业健康发展。

 

    可是终归靠一个庄林海远远不够。

 

  庄林海入行后通过实践观察到,自己的家乡、政府和乡民对无人机的接纳度仍然不算太高:

  1)西双版纳植保无人机进入较晚,主要还是靠外地的企业进行宣传,公司要到各村委会做地推活动,希望政府也可以尽快给予支持。

  2)西双版纳由少数民族组成,农业生产相对落后,农民素质相对偏低,对于植保无人机依然有很多人闻所未闻,对新科技持怀疑态度。听庄林海向环球网无人机频道记者介绍,经常能看到田间一边是植保无人机作业,一边仍有人工背着药壶热火朝天忙碌。记得有一次一位傣族老大爷听说无人机一次喷洒可达10-15亩,立刻挥手背着药壶就离开了。

  3)大户农田较少,很多农田依然是散户种植,很难统防统治连片作业。散户的工作较为难做,一是很多农民还持怀疑态度,需要时间和耐心引导。二是很多农民靠种田为生,打药一般靠自己下田作业,如果请无人机打药无疑增加了他的开支。

  4)云南省尚未把购买植保无人机纳入农机补贴,目前无人机这个价格很多农民或者合作社难以接受。

  

  眼下庄云海仍在坚持自己的理想,他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尽快利用科技来改变农业的未来。一家家地推效果太慢,如果未来地方政府能够更积极推动科技利民政策,那么无疑对农民来说是个好消息。

责编:银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