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non Hong:曾经日入十万的全台北最贵摄影师转做了航拍导演

2016-06-28 10:40:00 环球网 银涛 分享
参与

【环球网无人机频道 记者 银涛】今天我们感性一把,聊聊这位名叫洪崇实(Shannon Hong)台湾导演的航拍故事,虽然我已被他迷倒,但还是很希望大家能坚持看到最后,不管直男还是烈女,文中传递了一些借鉴和学习的经验,以及绝不可错过的正规科班出身的航拍大片。

 

 


 

  

 

 

 

摄影师
也兼导演

拍则优而导 

全台北最贵

 

 

即便是在采访他的当天,我依然不知晓坐在我们跟前的这位居然是曾经日入十万人民币的全台北市最贵摄影师,并且其人生经历被台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导演沈可尚先生跟拍,跟拍纪录目前已长达七年。

 


A姐:你那么贵,早知那日,理应让你帮我拍一张

 

活跃在亚洲商业摄影圈的他顺风顺水,却只因无法忘却求学时对电影的热情,一头扎入广告电影圈。洪导当年也确系是Vancouver Film School Film Production / Visual Art Program(温哥华电影学院/电影制作/视觉艺术项目) 科班毕业的高材生。

 

微普下:VFS这所学校牛逼的地方在于北美所有涉及影视、动画、游戏和数字媒体方面的公司几乎都有他们毕业生的身影,比如:Google、Microsoft、Starbucks、派拉蒙、迪士尼、暴雪、Adobe、Nike、Linked in...

 

  

 

摄影师兼导演身份的他,多年静态摄影经验让他在动态影像中更能快速精准掌握光影的变化与镜头前所要描绘的细腻情感。而善于用影像去诉说故事,擅长判断这个世界所有动静相互交错的生命力,用镜头去捕捉最感性的零点几秒。

 

当然,他也做到了

第34,35届华文时报金像商业短片最佳导演、摄影提名。

 

  

 

  • Super Taikyu 2016 日本超级耐久赛商业纪录片导演 (Ferrari F458 法拉利)

  • AsianLeMan 亚洲力曼赛车商业纪录片导演 (McLaren MP4 麦拿伦)

  • RANGEROVER × 007路虎一键特工专案

 

在大量的商业导演时期,众知名车企成为洪导的主要客户资源,这不难解释在之后看他的许多作品中为何呈现那么多汽车元素。而对于有赛事纪录需求的车企来说,尽量不报道赛车失事是对商业导演的期许。

 

  

 

Shannon在拍摄Super Taikyu 2016日本超级耐久赛的纪录片中,就说服法拉利公司去接受他用最真实手法展现赛事,所以你会在片中看到因撞车而惆怅的赛车手但依然无畏,这和法拉利传递的精神毫无违和。

 

 

  

 

 

 

首触
挑战自我

航拍初体验

会拍再会飞

 

 

谈到影像作品就很难将航拍单独剥离,但其实这是在任何剧组中都需要交给专业团队去打理的工作。导演和航拍导演其实是两个工种,在拍摄剧组中已有导演身份的Shannon又一次选择将工作重心转移,开始走进航拍领域。不过这一次可是没有任何飞行的先天优势。

 

 

我们依然问到老生常谈的问题:“缘何接触航拍并有没有最感人的事”。Shannon在聊天中把我们拉回到2009年。

 

"那一年在瑞士拍摄一支Goretex的国际形象片,我选择把所有的预算留给能够拍摄最好场景的航拍公司。但当时航拍团队的选择并不多,在香港的专业团队中,一个星期需要花费20万人民币的价格,所以为了紧衣缩食,我们勉强找到了另一组“山寨”版的航拍公司。”

 

 

“终于也让画面飞上的天空,这是我第一次从荧幕端看到树梢上的风景,飞行器穿过树木间眼见着阿尔卑斯山的壮丽,不算寒冷的日内瓦冬天,在画面的右下方飞过一群野雁,眼泪不知道有没有往下流。”

 

 

“第一次看到航拍的经验是这么美好,所以回到台湾后就一头扎进了航拍领域。任何可以飞起来的东西,都试着把影相机挂在上面,皮筋也好,胶带、图钉也罢,无所不用其极,那个时候技术哪有当今这么智能化,没有图传和避障功能就只能盲拍,好在不需要DIY飞行器,但也不知烧毁多少电子零件,撞坏多少台飞行器。从当时到现在中间发生的事情都当作宝贵经验,重复再重复的验证,练习和改良,留下了精华,祛除了不好的习惯和缺点。”

 

  

 

 

 

 

理想
加持的翅膀

支持个人是兴趣

支撑产业是商业

 

 

因为无与伦比的美学背景加上不断打磨练就自成一派的飞行风格,Shannon的作品有了加持的翅膀,也开始在航拍界崭露头角。但谈及如何让自己的作品保有竞争力,Shannon的表情却告知我们在兴趣和商业之间有时很难找到那个平衡点。“不能在飞行上太严格,也不能太平庸,如果每支片子都冲锋陷阵,你会发现越往后走的越艰辛。可是如果又不够好,你又如何保证你的作品足够令人满意呢。”

 

  
 

Shannon说,有时候他也会很困惑,当导演那么多年总觉得拍100支片对社会的贡献还不如护士给病人的打的那一针。可人就是在up and down中不断消耗又积累能量,充满力量的作品很快又让他重“心”上路。

 

  

 

2015年尾,就在决定要回加拿大和亲人团聚过圣诞节的Shannon接到斯柯达商业片,而Shannon作为此片的导演候选人被要求角逐,二选一。圣诞节对基督教徒颇有意义,和家人相聚,诉说这一年发生的点滴和冒险经历比什么都重要。原本说什么都不愿接受这份工作的他,却因看完脚本之后心动了。

 

上图中的这位英国男士SimonBecker正是脚本中的男主角。他徒步行走在雪地,但仅靠十块钱的指南针罗盘指引和经过脑神经精密计算的图像来完成方圆数公里的雪地麦田圈。当然影片是希望借助雪地徒步作画事迹在圣诞节前给观众们正面的力量和鼓励,Shannon心动的原因也正是此。

 

  

 

好事多磨,二选一中的另一位导演恰好是Shannon的好友。好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特意委托Shannon帮他完成项目的航拍部分如果他本人角逐成功的话。后来Shannon的好友拿到了这个项目的执导,Shannon也自然成了这支片的航拍导演。

 

拍摄的地点在新疆,气温零下30度。大家都知极寒气候对人和机器都是巨大的考验。Shannon说:“原本用手指控制的遥控器因为太冷而僵持到由手腕推动手指,再由手臂推动手腕完成遥控器的拨杆。而就这样操作在户外坚持了14个小时。老先生也在雪地了走了10小时,这绝对是很大的兴趣在做支撑。而这部片也成为目前我最值得炫耀的一部片子,只是到现在我的小拇指也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

 

  

 

  

 

 

ps:关于洪导最值得炫耀的此片,会在本文尾有share.

 

  

 

 

信任
角色互补

操作基本原则

商业航拍前景

 

 

之前有说到,导演和航拍导演其实是两个不同身份。航拍导演在剧组中如同摄影师一般,需要以脚本为出发点为导演思考,而导演本身不一定熟悉航拍的视角,他们对天空画面的呈现与镜头感操控理应需要航拍剧组的协同和建议。所以这时候,身为好的航拍导演要主动理解脚本,主动为导演去解决剧本上的画面,成为导演天上的眼睛。

 

因为一头扎进去航拍领域的Shannon,这几年导演的身份就开始淡化,反而是一次次在航拍岗位的成功,让几乎所有的剧组伙伴知道他们是来自台湾的航拍组。

 

  

 

但航拍组的工作,绝对不是Shannon一个人完成。专业航拍至少需要两个人,一个控制飞行,一个控制云台。Shannon说:“你若问航拍什么是最需注意的事项,那便是团队合作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要细谈可以说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信任、术业专攻,互补,是组成一个好的团队最重要的三要素。这三点密不可分。大家都知道,摔机率80-90%是因为人为,5%左右是意外。最近工作的这两年半,我们的摔机率为0。但我一直相信墨菲定律,你会担心什么,它就可能会出现。所以起飞前做好一切准备把风险控制到最低,剩下的就是祈祷"

 

  

 

目前投入到航拍摄影专业的技术人员,绝大部分都有深厚的航模背景甚至电子工程背景,但是真正懂美术背景的航拍工作者可以说非常少,Shannon算我了解的由摄影师与导演角色切换到航拍角色的成功人,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不够专研。他曾在社交网络听说有还不错的云台可售,当天买机票从台北飞到北京认识了我们共同的朋友David,也为了解无人机蓄电技术结识东欧和MIT的无人机专家。因为这身热血和韧劲,Shannon和两位国宝级的航模选手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因为看好未来的航拍前景,将第二家工作室开在了上海,继续上路。

 

  

 

  

 

 

最后感谢和我一直在交流的Shannon,David的牵桥搭线和我们的小伙伴们,以上大部分图片和文中视频由Jronesky航拍工作室授权播出。

 

 


 

Shannon的良心大作,全片航拍,每一帧都可当桌面,在没有拿到片源前,花了一上午时间搞到vpn翻墙看的,不过最后发现一切都值  ↓↓

责编:赵汗青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